首席御医

正文 第二六六章 请辞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银河九天 本章:正文 第二六六章 请辞

    第二六六章 请辞

    冯玉琴刚到曾毅的病房,杜若和汤卫国也到了。

    两人进来时看到冯玉琴坐在曾毅的病床边,都是吃惊不已,虽然大家都知道曾毅在方南国心里很有分量,但亲眼看到冯玉琴一大早来看望曾毅,则又是另外一种感受了,这何止是很有分量,冯玉琴分明就没有把曾毅当做外人。

    “冯厅长!”杜若急忙上前,抬手敬礼。

    冯玉琴并没有什么好脸色,道:“杜局长,你是来看我的,还是来看伤者的?”

    杜若尴尬地把手放下,对病床上的曾毅关切问道:“曾毅,你怎么样,严重不严重?”

    曾毅背着冯玉琴,朝杜若打了个眼色,示意自己没有大碍。

    “已经躺在床上下不来地,算不算严重!你还想有多严重!”冯玉琴此时沉声问道。

    杜若的后背就有点冒汗,道:“这都是我的失职,是我这个***局长没有把工作做好,才导致曾毅被歹徒袭击受伤,我很惭愧!”看冯玉琴没什么表情,杜若又道:“经过我们警方的连夜审讯侦破,这起案件已经基本调查清楚,现在我就把详细的情况,向冯厅长您汇报一下。”

    冯玉琴哼了一声,不置可否,你爱汇报不汇报。

    杜若就道:“昨夜袭击曾毅的歹徒,共一十四名,目前已经被我们警方全部控制,领头的人叫做王达勇。经过审讯调查,王达勇承认袭击曾毅是受人指使,指使王达勇、并向王达勇提供曾毅行踪线索的人,叫做胡三家。”

    曾毅有点意外,胡三家上次因为警民对峙的事被抓了起来,现在不是应该待在看守所吗?

    “胡三家,男,二十七岁,白阳市高新园区东胡村人,跟王达勇认识多年。”杜若接着汇报,道:“根据王达勇的交代,就在前不久,胡三家用自己的养猪场去敲诈勒索当地企业、搞警民对峙,被白阳警方拘留调查,他的养猪场也被高新园区管委会下令强拆,胡三家因此对曾毅怀恨在心。昨天胡三家被释放回家,跟王达勇喝过酒,酒桌上还扬言要报复曾毅。昨晚八时许,王达勇接到胡三家的电话,说是曾毅在江滨公园,要王达勇帮忙教训,随即王达勇带人持械前往江滨公园,伺机袭击曾毅。”

    冯玉琴听完之后,恼怒至极,道:“先搞警民对峙,再向国家公职人员寻仇,好啊,这是多大的胆子啊!”是谁给胡三家撑的腰,冯玉琴的潜台词呼之欲出。

    杜若又道:“在警备区汤处长的配合下,我们连夜进入东胡村抓人,不过并没有找到胡三家。目前我们已经下发了通缉令,相信胡三家很快就会落网。”

    冯玉琴更为生气,说了这么多,最后却没有抓到人,那你说再多又有什么用,她一拍床边的扶手,道:“这种穷凶极恶的人,为什么会如此轻易就把他重新放入社会!我倒要去问一问白阳市的那些领导,看他们如何解释!”

    杜若没有回答,这是白阳警方的事,自己不方便说什么!曾毅受伤的事,方南国肯定是要过问的,杜若现在向冯玉琴这么汇报,就是要把责任分清楚,事情虽然发生在荣城,但根子却在白阳,他可不想平白无故挨了方老板的板子。

    冯玉琴听了杜若的汇报,一刻都坐不住了,一个地痞无赖,就敢随意对国家公职人员进行打击报复、恶意寻仇,这白阳市的领导,平时都是干什么吃的,这还是不是党领导下的太平盛世了!

    “曾毅,你就在这里躺着,给我好好地休息!”冯玉琴沉着脸,“省里派你到白阳市,是去参加工作的,而不是去送命的!”说完,冯玉琴领着秘书,气势汹汹地出了病房,不让任何人相送。

    杜若松了口气,冯玉琴的怒火终于从自己头上,转到白阳市去了。

    “杜局,你这也太不厚道了,我看白阳市的领导,这次要恨死你了。”汤卫国笑着。

    杜若不接这一茬,心道换了是你,肯定也会这么做的,这次受伤的要是别人,我还能替白阳市遮掩一二,可曾毅受伤,那就是通天的事,岂是我想遮掩就能遮掩过去的。

    曾毅此时问道:“杜局,昨天的事,真是胡三家指使的?”

    杜若点点头,道:“王达勇是这么交代的!不过,现在胡三家还没有落网,这事就不能着急下结论。”

    汤卫国也道:“胡三家是知道曾毅身份的,他哪有那么大的胆子!我们第一时间就控制了东胡村,可胡三家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杜若神色凝重,对曾毅道:“在没有抓住胡三家之前,你还是要多加小心!”

    “小心个蛋!”汤卫国一听就不爽,道:“难道还要我们自己缩着脑袋做乌龟!”

    杜若直摇头,跟汤卫国这种粗人真是没办法好好讲话,我只是小心提醒曾毅,也没说不尽心尽力去抓胡三家嘛,他道:“你们先聊着,我去打个电话!”

    汤卫国就在屋里找地方坐下,向曾毅讲着昨晚的事情。

    白阳市市委***廖天华,此时正在向秘书长李建新交代着一些工作上的安排,然后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抬眼一看,廖天华就对李建新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迅速拿起桌上的一部红色电话,伴随着提起电话的动作,廖天华也站了起来,换上一副热情饱满的语气,道:“方***您好,我是廖天华。”

    对面的李建新也慌忙站了起来,南江省能有几个方***啊,除了一号大老板方南国,谁能让廖***如此这般表现。

    以李建新多年的经验,一般上级领导主动打来电话,都不会是什么好事。李建新就想走,免得一会尴尬,可廖天华注意力此时全在听电话上,根本看不到他的眼色,他只好站着不动,

    果然,电话里传来方南国威严的声音:“廖天华,你这个市委***,究竟还能不能干好!你要是干不好,就自己向省委请辞,我让能干好的人去干!”

    一句话,就把满面笑容的廖天华,顿时惊得浑身直冒冷汗、口干舌燥、大脑都有些短路。我的天,下面这些不长眼的王八蛋,到底又给老子惹出了什么乱子,竟然能让方老板如此大动肝火,严重到都要让自己主动请辞了。

    廖天华瞥了一眼李建新,发现李建新正站在那里,装作是没有听到电话内容,他就知道也指望不上李建新了,立刻道歉道:“方***,您消消气!我的工作有什么没做好的地方,您尽管批评,我一定立刻改正……”

    廖天华有些慌了神,方南国都用上了如此严厉的措辞,可自己却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以至于让大老板如此雷霆震怒,在这一瞬间,他就把市里最近的情况全都想了一遍,可似乎都没有严重到如此地步吧。

    “改正!”方南国喝问,“我们党员干部的性命丢掉了,也是你廖天华一句改正就能挽回的吗?”

    廖天华直感觉喉咙眼一阵阵发紧,一个字都无法讲出来,他满脑子就一个问题:谁的性命丢掉了?

    “廖天华,你的工作都是怎么做的!这个白阳市,究竟是我们在党领导下的人民***政府,还是党员干部的送命之所啊!”

    廖天华浑身一颤,他这位市委***,就是代表党来领导白阳市的,现在方南国如此质问,就是对他工作能力的极大怀疑,这是个很不好的信号,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失去省委的信任,要靠边站了。廖天华急忙道:“方***,我……”

    “这件事,你必须要向省委做出一个合理解释!”方南国不容廖天华再说,就“嘭”一声挂了电话。

    廖天华直愣愣在原地站了半响,喉结很困难地耸动一下,才回过神来,不行,自己绝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用实际行动,来挽回省委领导的信任!

    放下电话,廖天华就神色严峻对李建新道:“秘书长同志,你马上通知赵市长、还有***局的陈志军,让他们立刻过来一趟,省委方***有重要的指示!”

    李建新丝毫不敢怠慢,就要出去安排这件事,这哪是有什么重要指示,分明就是白阳市捅出大篓子了。

    他还没走出去,廖天华的秘书敲门进来了,请示道:“廖***,***局陈局长来了,说是有非常紧急的事情,一定要向您亲自汇报。”

    “让他进来!”廖天华往办公椅上一桌,陈志军这么慌张找来,看来是真出大事了。

    秘书眼里就有一丝奇怪,心道廖***这是怎么了,平时只要有同志过来汇报工作,廖***必定会客客气气讲一句:“请某某同志进来说话!”,今天很反常啊!

    陈志军快步走了进来,也不知道是因为路上走得急,还是心里焦急,进来时一脑门的汗珠子,向廖天华抬手打了个敬礼,道:“廖***!”

    廖天华哪还有工夫务虚,直接开门见山,道:“志军同志,别的话就不用讲了,挑重点说吧。”

    陈志军一听,就知道廖天华可能是收到一些消息了,就立刻汇报道:“昨晚十时许,高新园区的曾毅同志在荣城江滨公园,被一伙歹徒持械袭击,身受重伤。根据荣城警方的调查,袭击者是受高新园区东胡村村民胡三家指使,在上个月,胡三家因为拒不拆迁,敲诈勒索昭阳集团,被高新园区管委会下令强拆……”

    廖天华还能保持镇定,旁边的李建新却是差点脚一软,我的妈呀,难怪方老板会用那么严重的措辞,说白阳市是党员干部的送命之所。

    “啪!”廖天华一掌拍在桌上,放在桌上的签字笔都飞了出去,当时气得脸都黑了,“狂妄!嚣张!无法无天!”

    昨天进入东胡村行动的,是汤卫国手底下的光头兵,根本无需向当地政府打招呼,所以陈志军也是在接到杜若的电话后,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公然打击报复国家公职人员,这种事就是放在整个南江省,乃至全国,都不多见,却发生在了自己管辖的白阳市,陈志军怎能不清楚这件事的性质有多恶劣。

    “这是在向我们的人民政府挑战!”廖天华怒不可遏,“对于这种极恶分子,***机关必须出重拳、出铁拳,给及坚决的打击,将其彻底粉碎!”

    “是!”陈志军一个立正。

    廖天华单手叉腰,指着陈志军,道:“不光是这次的个案!整个白阳市,你都要给我梳理一遍,把所有可能会危害我们党员干部性命的坏分子,给我揪出来、打下去,绝不留任何一个隐患,将这股不良势头从白阳的土地上给我连根拔起!”

    “是!”陈志军的汗又出来了,他还从没见廖天华有如此气急败坏的时候呢,“我们***机关坚决执行市委的指示,保证………”

    “我不听保证!”廖天华一甩手,道:“省委方***给我的话,是干不好这个市委***就主动请辞,现在我把这句话送给你,完不成任务,我第一个撤了你!”

    陈志军心中一凛,终于知道廖天华为何雷霆震怒了,方老板都要让廖***主动请辞了,廖***又岂能对那些害自己丢了乌纱帽的人客气,他就是要下台,也肯定会先把给自己捅出娄子的那些人都收拾下去。

    想到这里,陈志军就知道廖天华这次绝不是说着玩的,是真急了,自己要是干不出什么成果,到时候肯定就新帐旧账一起算了。

    “请廖***放心,请市委领导放心,我们***机关一定会让那些胆敢挑衅人民政府的坏分子,见识到我们人民***机关的威力和决心!”

    廖天华训完话,才想起更重要的一件事:“曾毅同志的情况,现在如何?”

    陈志军道:“还不清楚,只知道被送到了省人民医院!”

    廖天华就坐不住了,对李建新道:“秘书长同志,请你马上安排,曾毅同志是为我们白阳市受的伤,我要亲自前去医院探望慰问。”

    李建新立刻在记事本上记下,道:“还需要通知哪位市领导?”

    “通知一下赵市长……”廖天华说完这句,想了一下,道:“不用准备什么了,我们现在就出发!”

    李建新就收起笔记本,道:“那我马上去安排车子!”说完,就快步出了廖天华的办公室。

    廖天华没有多耽搁,从桌上拿起一盒烟,就迈步朝楼下走去,陈志军紧跟其后。

    下楼的时候,廖天华显得有些忧心忡忡,他原本是想先弄清楚曾毅的伤势,这样自己过去的时候心里也有个底,可一想,就决定立即过去。曾毅是方老板的心腹爱将,发生这种事情,已经让方老板很是不悦了,这时候如果自己还不能在第一时间到医院进行探望,表明态度立场,那怕是等不到你主动请辞,就要被“请”上冷板凳了。

    廖天华认为自己这不是在白担忧,从方老板刚才那极其严厉的措辞中,就知道方老板绝不只是在说说而已。

    下了楼,白阳市一号车早已停在那里,还碰到了前来汇报工作的胡开文。

    胡开文几步抢上前,给廖天华打开车门,笑道:“廖***,我正要向您汇报星星湖项目的最新进展呢,那我改时间再来吧!”

    廖天华理都没理,径自就上了自己的车,他现在哪有工夫听这事,如果曾毅的事情处理不好,星星湖项目再好,也都跟自己无关了。

    胡开文一时有些愣神,怎么回事,廖***这是跟谁生气呢,平时廖***对星星湖的事可是非常关心的啊!

    在愣神的工夫,陈志军就给廖天华合上车门,然后准备到前面的警车上亲自开道。

    “志军同志,你留下!”廖天华补了一句。

    陈志军就站住了脚,他知道廖天华的意思,这是要自己马上展开行动,在全市范围内部署一次专题严打。

    看着廖天华的车子疾速驶出市委大院,胡开文就道:“陈局长,下面谁又惹廖***生气了吗?”

    陈志军冷眼看了一眼胡开文,道:“还能有谁!胡市长,这次我可帮不上你的忙了!”说完,陈志军也不理胡开文,警帽一戴,就进了自己的座驾,快速离去。

    胡开文让陈志军的话给弄得七上八下,心道我有什么忙要你帮,上次让你把我堂侄放了,你一点都不痛快,推三阻四的,硬是给我关了快两个月才放人,害我在一众市领导面前丢尽了面子。

    老子以后就是有什么事,也不会找你帮忙!胡开文掉头往回走,走了两步,又觉着不对,陈志军那话分明有所指,难道这次惹廖***生气的人,还跟自己有关?

    这么一想,胡开文就有点忐忑。

    正在琢磨呢,李建新面色匆匆地走了出来,他按照廖天华的指示,给市里其他几位领导打过电话,正要去追上廖天华的车子。

    胡开文赶紧上前,道:“秘书长,我刚才看到廖***的车子很快地出了市委大院,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李建新看到是胡开文,就道:“上车吧!你是曾毅同志的直接领导,跟我一起去医院看望他!”

    胡开文很吃惊,道:“曾毅同志这是……,昨天我还看到他了……”

    “昭阳集团的那个项目,高新园区不是强拆了一户养猪场吗,那人怀恨在心,昨晚持械袭击了曾毅同志……”李建新也不想多做解释,“先上车吧!”

    胡开文在另外一边刚拉开车门,就是眼前一黑,要不是有车门扶着,他当时就要跌倒在地。

( 首席御医 http://www.wxzhe.com/6/6487/ ) 移动版阅读m.wxzhe.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首席御医》,方便以后阅读首席御医正文 第二六六章 请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御医正文 第二六六章 请辞并对首席御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