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御医

正文 第二六八章 天府街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银河九天 本章:正文 第二六八章 天府街

    第二六八章 天府街

    曾毅顿时头大无比,心中苦笑不已,自己受伤的时候,能有两个漂亮的女孩子做好了饭过来照料自己,这怎么都不能算是坏事吧,别人此时不知道要怎么羡慕了呢。

    可有好也有坏,比如眼下,自己就很头疼该怎么办了。

    崔恩熙笑盈盈地把饭盒里的食物一样一样拿了出来,饺子的分量倒不是很大,但有好几种,而且每一样饺子,还专门配了一碟特制的蘸酱,另外就是一窝排骨汤,连砂锅一起带过来的,打开之后热气腾腾。

    把食物摆出来后,崔恩熙不经意地扫了叶清菡一眼,她是故意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逼曾毅做出个抉择,以便跟叶清菡分出个高下。

    崔恩熙外表的柔弱,只是出于家庭的教养,但家庭给予她的另外一样东西,就是无与伦比的自豪和自信,作为平海集团的大千金,她不认为自己会输给任何人,这包括了任何一个方面。

    叶清菡轻咬了一下嘴唇,心里很是紧张,她以前一直都在逃避对曾毅的感情,在曾毅面前,她总是有些小小的自惭形愧,她也知道肯定会有不少女孩子喜欢曾毅,可当这个对手真的出现时,叶清菡才发现自己不想退却,也无路可退。

    是我先来的,凭什么要吃你的!叶清菡心里这么想着,脸色放平静了很多,也是微笑着回视崔恩熙。

    曾毅也看出这两人的心思了,有些挠头,眼下的重点,不在于自己这顿饭想吃什么,而在于这两人已经把这个看成了是一种较量,无论自己怎么选,都不合适的。

    明明一件小爽的事情,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如此痛苦呢,曾毅心中叹气,其实他还是更想吃叶清菡送来的食物,因为两人接触的时间久了,叶清菡对曾毅的口味喜好十分了解,做出来的东西更对曾毅的胃口。

    至于崔恩熙,曾毅更愿意理解为她只是有些过意不去昨天自己挨的那一棍,曾毅并不认为就那么一棍,就能让人对自己青眼有加,以至于以身相许,这种事或许存在,但绝不会发生在崔恩熙的身上,她身后可是平海集团。

    心中琢磨片刻,曾毅就有了决定,他不想跟崔恩熙搅得太深,不现实,更不想因为自己的选择造成任何的错觉和误会,今天这种情况,或许就只是赶上了被架起来,自己不能让误会变成现实,有时候误会一旦造成,就无法挽回,到了最后,甚至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曾毅干笑了两声,道:“我是个大夫,比较重视养生,现在受了伤,对食物就更挑了,我想……”曾毅说着,眼光就开始往叶清菡那边看了过去。

    崔恩熙脸上表情不变,但已经意识到了曾毅的决定了,心顿时就往下沉。

    “小毅!”

    曾毅还没说出答案,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邵海波大步走了进来,一边就在说了:“赶快擦把手,开饭了!你嫂子做了你最爱吃的椒盐排骨、滑藕片,还特意煮了一碗姜丝黄酒,活血化瘀,喝一口对你的伤肯定大有好处……”

    话没说完,邵海波就看到病房里的情景了,于是举着自己手里的保温盒,自嘲地笑道:“我就说根本不用担心你吃不上可口的饭,可你嫂子不放心,非要做。你看,这都快成大会餐了。”

    曾毅心道救命的人终于来了,师兄出现得太及时了,这选择题终于是不用做了。

    “这可不行啊!”

    邵海波笑呵呵把饭盒往桌上一放,然后看着叶清菡和崔恩熙,“我看以后大家有必要提前商量一下,免得做重复了。曾毅再能吃,也只有一个肚子,别再给撑坏了,这么多的菜,也太浪费,太奢侈了嘛。”

    这倒是化解了崔恩熙的尴尬,她已经隐约猜到了曾毅的答案,自然不可能再让曾毅去做什么选择了,只要选择没有做出,自己就不算失败,就还有机会。

    那天晚上在江滨公园,崔恩熙本来是要告诉曾毅,自己准备到荣城来,要在南云医学院学习中医,可惜王达勇的铁棍猛然抽了过来,让她的话没有说完,她是因为什么要到荣城来的,答案不用说也很清楚。

    可崔恩熙没有想到,还有人已经走在了自己的前面,她自认不会输给任何人,但曾毅刚才那一刹间的抉择,也让她感觉了深深的危机。

    曾毅从床上下来,笑道:“就是,这么多的饭菜,我一个人怎么吃得了。大家的午饭都吃了没?要是没有吃的话,就一起吃吧!”

    崔恩熙自然不会有意见,欣然接受;叶清菡也没有反对,她跟曾毅的师嫂又没有什么好争的。

    只是邵海波道:“我的午饭你嫂子也准备了,就在办公室放着呢,你们吃吧,我回去了。”

    曾毅笑道:“来都来了,还再跑回去一趟,多麻烦,就在这里吃吧!一会说不定还有饭菜要送来,咱们几个加一块,怕是都消灭不了。”

    邵海波也就不客气,把白大褂摘掉挂起来,笑道:“好,那今天就沾你的光,我也尝尝清菡和崔小姐的手艺。”

    这又让崔恩熙有些失落,曾毅周围的人,似乎都跟叶清菡比较熟络,看来自己并不占任何上风。

    叶清菡收拾出一张桌子,把饭菜都摆上,又搬来椅子,让大家都坐下吃饭,还特意给曾毅找来一张很高的椅子,“能坐下来吗?不能坐的话,可千万不要勉强!稍微忍耐几天,等伤口好一些。”

    “没事!”曾毅大咧咧地坐下,首先拿起邵海波带来的黄酒,道:“黄酒虽淡,但也是酒,我先喝一口,解解馋!”

    正如曾毅所说,郭鹏辉来的时候也带了饭,是他老婆专门准备的,随后冯玉琴也让人送来了一份,搞得病房的桌子上都摆不下这些饭盒。

    邵海波笑了,道:“看来你住院的这段时间,我都不用再让你嫂子准备午饭了,来你这里蹭就行了,反正你也吃不了这么多。”

    曾毅则是直摇头,他只是随口一说,谁知道还真能收到这么多的饭盒,就受个伤,竟然把大家都给惊扰了。

    崔恩熙和叶清菡此时的神色,也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这么多的饭菜放在一起,有长辈送的,有同事送给的,还有亲人送的,她们两个的那点小心思,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比下去了。

    难道你去跟冯玉琴比,还是要去跟郭鹏辉的老婆比?

    在医院住了几天后,曾毅就闲不住了,他的伤势看起来很严重,但其实并不棘手,加上他自己就是大夫,几幅活血化瘀的药吃下去,伤口就已经开始结疤收敛了。虽然不影响行动,但这伤要彻底好,还需要一段时间,而且这段时间曾毅都不用去上班,这对于已经习惯了每天做事的他来说,清闲日子比不清闲时还要难受。

    早上叶清菡到医院换了韦向南回去休息,看到曾毅待在屋子里的那个样子,就笑道:“要不我们出去转转吧。透透气,呼吸点新鲜空气,心情都会好一点,伤口也能好得快一些”

    曾毅就道:“好啊!去哪?”

    “刘思琪的父亲,刚在荣城开了一家不大的饭馆,要不要去看看?”叶清菡就问道。

    曾毅点了点头,继将军茶攻陷了各地政府机关的礼品茶市场外,刘老三的腊肉也一路斩关夺将,拿下不少企事业单位的订单,如今已经成为南云县的又一大支柱产业。在尝到特色经济的甜头后,南云县政府花大力气扶持偏远山区的农户养绿色生态猪,为了保证质量,还规定了每户每年只能养五头猪,多了绝不会收购。

    如此肉质天然有保证,再加上刘老三的独家腌制方法,做出来的腊肉口味地道独特,在市场上自然大受好评,现在荣城凡是上档次的饭店,都有南云县的刘老三腊肉,销路十分火爆。

    刘老三当初听了曾毅的意见,没有把腌腊肉的秘方出售,而是在腊肉厂占了八个点的股份,结果仅是第一年分到手的红利,就是当初他卖秘方的好几倍。

    赚了钱的刘老三,放心不下在荣城读书的闺女,两夫妻一商量,干脆重操旧业,把饭馆就开到了荣城来,赚钱倒是其次,主要是方便照顾闺女。

    饭馆开业的那天,刚好是曾毅受伤的第二天,刘老三给曾毅通过电话,不过曾毅当时有伤在身,自然不可能前去贺喜。光是应付那些前来医院探望自己的人,曾毅都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如今才稍稍空下来。

    两人就定了去刘老三的饭馆,叶清菡挑了挑,选出一件比较宽松点的衣服,要帮曾毅穿上。

    “我自己来就行了!”曾毅笑着,伸手要接衣服。

    叶清菡没答应,道:“你站着就行了,不要乱动,别再把伤口给弄开了!”

    “没事,就穿个衣服,怎么会弄到伤口!”曾毅笑道。

    “那也不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叶清菡拿着衣服,一点商量的余地的都没有, “你两手稍微张开点就行了!稍微忍耐几天吧,等伤口彻底好了,你再怎么动,都不会有人管你的!”

    曾毅也知道叶清菡较起真来有多厉害,只好站在那里,两手稍张。

    叶清菡帮曾毅把衣服套好,系好扣子,又检查了一下,确认不会蹭到伤口,这才笑道:“好了!可以出发了。”

    说完,叶清菡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道:“对了,要不要通知一声恩熙小姐,她昨天说今天中午会过来的。”

    这几天,崔恩熙似乎和叶清菡达成了一种潜在的默契,两人尽量避开了不见面,一个在的时候,另外一个就不在。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差点就要你死我活、见个真章,现在却又谁都不着急发动较量了。

    曾毅一想,还是道:“打个电话吧,免得她白跑一趟!”

    电话打过去,崔恩熙得知曾毅要去以前南云县朋友开的饭馆贺喜,表示也会过去。

    在医院等了有十几分钟,崔恩熙就到了,见到叶清菡时,脸色还有一丝的尴尬与不自然。

    “现在就去刘思琪家的饭馆,还是先透透气,转一转?”叶清菡问到。

    “先转转吧!”曾毅说到,“现在时间太早,饭馆都还没开门呢,我在市里随便转转,等联系好刘思琪,再过去不迟!”

    三人出了医院,去转天府街,反正荣城只要提起逛街,天府街绝对是不二的首选,吃喝玩乐,一应俱全,而且走入街道,入眼全是古香古韵的建筑,极富人文色彩,带着一股历史的沧桑感。

    只是三人的架势,却不像是来逛街的,现在时间还早,天府街的行人并不多,但崔恩熙和叶清菡依旧很紧张,生怕行人会撞到曾毅,于是各自守在一边,注意力全放在了行人和曾毅的身上,至于街道两边的店铺,两人根本没有抬眼去看。

    三人这么一走,引得路人纷纷侧目,不少人眼神里的嫉恨之色,完全都遮掩不住。大家谁也没见到如此奇怪的景象,两位极其出众、难得一见的美女,像是护着一件易碎易裂的精致物品似的,将一个大男人拱在中央,那紧张的神情,让所有男人都恨不得自己就是中间的那位。

    可现在,曾毅占据中间的位置!不少人的牙都啐了,完全看不出那小子哪里好嘛,完全就是一地摊货,竟然会被美女当成宝贝一样。

    曾毅看出了两人的紧张,突然笑了起来。

    叶清菡让曾毅的笑给弄懵了,问道:“你笑什么呢?”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是跟你们两个有关的!”曾毅呵呵笑着。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用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纳闷,她们都想不出会有什么事情,是跟自己两个人有关的。两人就都看着曾毅,想知道是什么事情。

    曾毅就道:“我跟江滨公园的夜市,还不是一般的有缘啊,第一次去那里吃饭,就遇到流氓调戏美女,逼我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谁知等我再跟另外一位美女去的时候,这种狗血的事情竟然又发生了。”

    叶清菡有些吃惊地看着崔恩熙,道:“曾毅是在江滨公园跟人打架受的伤吗?”她只知道曾毅是为崔恩熙挨了一棍,但不知道是在江滨公园的夜市。

    崔恩熙也是一愣神,随即反应过来,道:“曾毅说他的朋友曾经在那里的舞台唱过歌,不会就是……”

    叶清菡突然就笑了,“是我啊!”

    崔恩熙也吃惊了,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她就立刻问道:“你那次是怎么回事,曾毅也受伤了吗?”

    叶清菡摇头,“那次他倒没有受伤,其实他很打的,当时要不是他出手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们就是那次之后才认识的吗?”崔恩熙不由自主往叶清菡那边近了一步,“能讲一讲吗!我很想听。”

    “好啊!我也想知道曾毅那天是怎么受的伤呢!”

    两人这一聊,就站到一块去了,反而是把曾毅撇在了一边,互相讲着当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场景。

    这似乎并不是自己要的效果吧!

    曾毅双手插在兜里,心中苦笑,这两人虽然聊到了一块,但言语之间,却都在互探着对方的虚实,只能说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很有心机的人,那点小女生的心思,根本掩饰都掩饰不住。

    “你们渴不渴,要喝点什么东西吗?”路过一家热饮店时,曾毅问到。

    “一起去看看吧!”叶清菡说到,然后看了看崔恩熙,想知道对方的意见。

    崔恩熙也没有反对,三人就朝热饮店走了过去。

    到了店门口,两人不约而同,都选择了快走一步,各自为曾毅推开了一扇玻璃门,大概是都没料到对方也会这样做,等推开门,两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有些不好意思。

    曾毅此时却是突然一个回头,盯着街道上的行人。

    崔恩熙赶紧跟着看了过去,曾毅刚才的动作,就跟那天进入夜市时一模一样,那天她以为曾毅是看到了熟人,后来才意识到曾毅可能是发现了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看到什么了?”崔恩熙问到,她也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

    曾毅跟上次一样,疑惑地收回目光,他又感觉到有人在跟着自己,“没什么!”

    “先进店里再说吧!”叶清菡也被曾毅的动作搞得有些紧张。

    曾毅就迈步朝里面走去,他刚走进去,叶清菡就放开手里的玻璃门,玻璃门随即往弹回,被阳光一照,发出一道刺眼的反光。

    “嘭!”

    曾毅像是发现了什么,突然一个转身,推门就往外走,然后直直朝街道的中央走了过去。

    叶清菡和崔恩熙吓了一跳,赶紧跟在后面。

    天府街是一条步行街,全街禁止机动车行驶,所以路的中央被种了很多绿树花草,做了不少的景观,围着景观树,放置了很多古香古色的长条凳,供行人走累的时候休息。

    此时街上的人不多,长条凳上稀稀落落坐了一些人,大多都是年轻的男男***,或者小情侣,因为来逛天府街的人,基本都是年轻人,或者是外地来的游客。

    有书友在书评区反应上一章有排版错误,已经查明,是***调试网站程序引起的,目前已经解决,请重新打开订阅的章节即可。

( 首席御医 http://www.wxzhe.com/6/6487/ ) 移动版阅读m.wxzhe.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首席御医》,方便以后阅读首席御医正文 第二六八章 天府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御医正文 第二六八章 天府街并对首席御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