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御医

正文 第五三零章 警告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银河九天 本章:正文 第五三零章 警告

    警告“哎呦最新章节!”

    韩桂生突然消失,几个大汉收手不及,一下就撞在一起,场面顿时有些混乱。

    “妈的,还敢暴力抗法!”

    韩作业的目光很贼,一下就看到了曾毅,指着曾毅喝道:“把这小子和韩桂生都给我抓起来,谁敢阻扰,那就是抗拒执法,给我狠狠地收拾!”<a href="http://www.520xs.com" target="_blank">www.520xs.com</a>

    曾毅把韩桂生挡在身后,冷冷地看着韩作业,道:“韩作业,你一个小小的乡计生办主任,还不配代表法!”

    韩作业被鄙视了,心头火气,道:“告诉你,老子今天代表的是政府,政府就是最大的法!抗拒老子,那就是反对政府、反对党,是在搞暴力抗法!”

    韩作业的气焰极其嚣张,说完直接道:“把这个暴力抗法的家伙,给我抓起来!”

    曾毅盯着韩作业,心中有些泛冷,村民们讲的没错,这就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可以暴力执法、牵猪捉鸡,甚至随意打骂,而你只能逆来顺受,否则就是暴力抗法全文阅读。

    “让开,让开!”

    司机小张换好轮胎,赶到前龙岭村,进村没走多远,就看到了这边的场面,他顿时心道不妙-,急忙推开人群走进来,然后就看到几名凶神恶煞的执法队员,正拿着棍子朝县长冲了过来。

    “住手!”

    司机小张浑身的汗毛顿时都竖起来了,他大喝一声,就朝曾毅扑了过来,他到底是当过兵的,虽然是汽车兵,但军体拳还是会几下子的,情况紧急,他不容分说,上去一脚就把冲在最前面的那名执法队员给踢飞了・然后死死站在了曾毅前面,挥舞着拳头,“全都给我住手!”

    曾毅差点就没忍住要动手,没想到司机小张及时赶到了・曾毅只好按住自己的冲动,带着韩桂生往后站了几步。

    “妈的!还真有不怕死的硬骨头啊!”韩作业冷笑一声,指挥人继续往前冲,趁着执法队员围上来的工夫,他抽冷子抬起腿,一脚就踹到了司机小张的腰上,骂道:“狗齤日的・我让多管闲事,我让你骨头硬!”

    司机小张被踢了一个趔趄,稍稍站稳,又奋不顾身地扑了过去,死死抱住一名要冲过来的执法队恶汉,大声喝道:“你们要造反吗!这里是县长!”

    “县长?”

    韩作业抡起的拳头就犹豫了一下,不过看清楚曾毅的样子,就骂道:“你们是县长・那老子就是市长他爹,给我狠狠地揍!”

    站在猪圈上的马奎山,正单手叉腰・挺着肥油肚悠闲地夹着一根烟在吸呢,听到“县长”两字,他就往这边看了过来,一看之下,直觉得五雷轰顶,浑身一颤,手里的烟头就掉了下去,那个站在韩桂生的前面的人,为什么跟新来的曾县长如此相似呢!

    “韩作业,你给我回来……”

    马奎山看到韩作业已经轮着拳头朝曾毅打了过去・一时惊得魂飞魄散,急忙大喊了一句,然后就迈步要上前阻止。这一着急,他忘了是自己是站在猪圈上的,一脚踏出,就踩了空・“噗通”一声,直直跌落在地,然后在地上咕噜滚了好几圈。

    等爬起身,马奎山浑然不觉得身上有任何痛楚,活像一只大蛤蟆似的,连滚带跳地就过来了,一边急吼吼地喊道:“韩作业,你齤他妈的给老子住手!都给我住手!”

    韩作业听到马奎山的喊叫,倒是停手了,不过依旧不解气,道:“马乡长,对于这些胆敢暴力抗法的坏分子,就绝对不能手软,一定要狠狠地给予教训,然后再劳教个一年两年,我看他小子还服不服……”

    “给老子闭嘴!”

    马奎山浑身发抖,狗齤日的韩作业,你这个有眼无珠的王八蛋,竟然敢殴打县长,你这是要害死老子啊。

    既惊又怒之下,马奎山也顾不得什么斯文与体面了,上面抬腿就是一脚,就把韩作业给踹了个狗啃泥。

    “韩作业,还不赶紧滚过来向曾县长道歉!”

    马奎山怒喝了一声,随即转过身,立刻换成了一副惧怕又带着讨好献媚的表情,躬着身子来到曾毅面前,道:“曾・・・・・・曾县长,您什么时候来的…・・・”

    “马乡长,你好大的威风啊!”曾毅冷漠地看了马奎山一眼・道:“你这是要把暴力抗法的我,也抓起来去劳教吧?”

    “不・・・・・・不不不・・・・・・”马奎山被曾毅的话吓得浑身直冒冷汗,借自己一百个胆子,自己也不敢动县长一根毫毛啊,他道:“曾县长,你听我解释一下……”

    “你不用向我解释!”曾毅一抬手,指着身后的村民,道:“你就向在场的村民们解释一下,到底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权力,允许你暴力执法、殴打村民的!”

    马奎山抬手抹着额头上的汗,结结巴巴,哆哆嗦嗦,嗓子眼直发紧,怎么也讲不出一句话来,让县长给抓了个现形,还有什么好解释

    “马乡长,你的本事大得很呐,为了不让村民告你的状,竟然还可以把未出生的孩子都抓去当人质,今天你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政府执法的课啊!”曾毅从鼻孔里冷冷哼了一声。

    马奎山一个激灵,身子又矮了几分,他今天来抓大肚婆,目的不是罚款,也不是要引产,正如曾毅所说,他就是拿孕妇和没出生的孩子来做要挟,让韩桂生今后不敢去告状,现在被曾毅一语道破,他吓得胆都开始发颤了。

    “曾县长,其实・・・・・・其实我也是路过这里,来了解情况的・・・…”马奎山抵赖不过,只得闭眼说瞎话,准备把韩作业推出去顶缸。

    躺在地上的韩作业,此时脸色煞白,犹如丧家之犬,他的脑子还停留着围攻县长那里呢,完全没注意到已经被马奎山给推出去了。

    “马奎山,你等着向纪委的人去解释吧!”曾毅眉头一沉,就把马奎山给判了死刑。

    马奎山顿时腿一软,差点晕倒在地・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纪委谈话,据他所知,丰庆县还没有一个人能成功从纪委全身而退呢!

    “你是县长?”韩桂生拖着受伤的胳膊・看着曾毅。

    司机小张的白衬衫上,全是鞋印,不过他却不去拍,这绝对不是鞋印,而是军功章,他挺腰,道:“老乡・这位就是我们丰庆县的曾县长,如假包换!”

    韩桂生整个人就变得激动了起来,一个七尺汉子,顿时哭得稀里哗啦,道:“曾县长,我有情况向你反映!”说着,他一指马奎山,道:“就是他・马奎山,把我们村里经营很好的煤矿关掉,然后以五百万的价格卖给私人・马奎山在矿上占了一成的干股・・・・・・”

    “韩桂生,你血口喷人!”马奎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直接就跳了起来,道:“曾县长,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

    “是不是胡说八道,调查一下就清楚了!”曾毅冷冷说到。

    司机小张很机灵,立刻拿出电话,道:“县长,我马上通知纪委的吴书记!”说完,他就开始拨号・准备趁热打铁,直接把这帮无天无法的家伙拿下,你们当我这顿打是白挨的吗!

    看曾毅没有反对,司机小张就在电话里添油加醋,把今天的情况讲了一遍,牵猪捉鸡、拆门板打人・那都是小事,他重点讲这帮暴徒如何围攻县长。

    一旁的马奎山越听越心惊,最后真的腿一软,就跌坐在了地上,执法队的一些大汉看到情况不对,就准备偷偷开溜,结果让村民给死死围住,一个也没放走。

    司机小张的电话刚挂掉,曾毅的电话就响了,是县委书记张忠明打来的,张忠明接到吴光辉的报告,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这还了得,新来的县长才到任不足一个月,就已经发生了两起围攻县长的事情,这是要搞掉老子的乌纱帽啊!

    电话里曾毅把情况一讲,张忠明立刻表态,要坚决办掉马奎山!他也是没办法了,再不狠狠杀一杀下面这些土霸王的嚣张气焰,自己这位县委书记第一个要倒霉!

    在前龙岭村等了有一个多小时,纪委的人、还有县公齤安局的人,就全都赶了过来,直接就把马奎山和韩作业带走了。

    “曾县长,您听我解释・……”马奎山声嘶力竭,还打算做最后一搏。

    吴光辉黑着脸,道:“带走!”

    纪委的人二话不讲,直接架起浑身稀软的马奎山就拖走了。

    “曾县长,这帮无法无天的家伙,早就该整治整治了!”吴光辉上前关切地看着曾毅,道:“他们没有冲撞到您吧?”

    曾毅摆摆手,“幸亏你们来得及时,我没事!”

    “您没事,我就放心了,这里的情况混乱,我看还是先回县里吧!”吴光辉建议到,他现在对新来的县长很有好感。

    张忠明是个擅于谋权的领导,为了拉拢葛世荣赶走以前的县长,就对葛世荣有些故意纵容,这才导致县里的一些干部无法无天、胡作非为。吴光辉这位纪委书记,当然也想有点政绩,可纪委的政绩就是办大案,有张忠明的纵容,他这位纪委书记很久都没有办过一个案子了。

    一个不办案子的纪委书记,谁还把你放在眼里啊,所以吴光辉这两年混得很不如意。谁知新的县长一来,先办毛步德,再办马奎山,这两个案子办下去,吴光辉都觉得自己的腰杆子硬了很多,平时那些不勤快的干部,最近也都跑得勤快了TXT下载。

    曾毅没有反对,点点头,跟着吴光辉往外走。

    县局局长王超此时跟上来,道:“县长,用我的车吧,我的车底盘高,减震好!”

    曾毅像是没有听到王超的话,而是回身看着自己的司机,道:“小张,你今天表现不错,我给你放个假,到医院检查一下,好好地休养几天。”

    司机小张把腰一挺,道:“县长,我没事,我必须跟着您。”

    “养好了伤,再工作也不晚嘛!”曾毅拍拍司机小张的肩膀,然后就看着吴光辉・道:“吴书记,我搭你的车,你不介意吧?”

    “那可求之不得呢!”吴光辉哈哈一笑,道:“毛步德的案子・已经有结果了,我正要向县长您汇报呢!”

    王超站在原地,后背直冒冷汗,县长故意无视了自己,他当然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县长让他寻找韩桂生,而且叮嘱了要保密・结果现在韩桂生却被打击报复,别说是县长,换了任何人,也肯定会第一个怀疑是自己在通风报信、从中捣鬼的。

    王超很想跟上去,向曾毅解释一句,但这事又如何能解释得清楚呢,曾县长今天故意冷落自己,这就是个警告了・你要是拿不出实际的行动来证明你的清白,那就等着腾位子给别人吧!

    看曾毅上了车,王超就赶紧登上前车・在前领路,看来只靠讲几句阿谀奉承的话,怕是很难取得曾县长的信任啊,自己必须得拿出点实在的东西了。

    龙窝乡的乡长王荣标此时也匆匆赶到县里,找葛世荣商量对策。

    “葛县长,您得想个办法啊!”王荣标一脸忧色,坐立不安,道:“马奎山可是知道很多事情的,如今被纪委带走,那就成了个炸齤弹。”

    招商局的局长贾仁亮悠闲地抽着雪茄・道:“王乡长,沉住气,天还不塌不了,葛县长心里有数!”

    王荣标一看贾仁亮的样子,就知道葛世荣多半已经想好对策了,他搓着手・道:“我不着急没办法,这个新来的县长太刁钻了,哪里有事往哪里钻,一抓一个准,毛步德的案子刚弄清楚,又进去一个马奎山。再这么下去,我们都得进去了。”

    “吭!”

    葛世荣就不悦地吭了一声,他对王荣标的这句丧气话很不满意,什么叫做我们都得进去?就是他曾毅进去了,老子也不会进去的!

    不过王荣标说的话,还是让葛世荣有些忧心的,当初那小子刚上任,贾仁亮这个狗头军师就建议搞几件事,狠狠刹一刹对方的锐气,这个计策被自己阻止了。谁知曾毅那小子还来劲了,借着事情已经搞掉了自己两员大将。

    毛步德就算了,反正教育局也没什么权力,更没有什么油水,但是今天马奎山也出事了,葛世荣就不能再坐以待毙了。龙窝乡是自己的基本盘,里面的很多黑幕一旦见光,自己也就完蛋了,就是牺牲个毛步德,也绝不能让曾毅把手插进龙窝乡。

    这是葛世荣的核心利益,绝不容侵犯。

    “你回去吧!”葛世荣开口讲了话,对王荣标道:“最近都给我老实点,再捅出什么篓子,老子第一个收拾你们!”

    王荣标急忙点头,道:“葛县长放心,回去之后我什么事也不干,就看着他们,绝不让他们再惹事了!”

    从这句话,王荣标就知道马奎山的事情绝不会牵扯到自己,他知道葛世荣肯定是有办法来解决这件事了,但也不去打听,反正只要不牵扯到自己就行了,客气了两句,王荣标就告辞离开了。

    葛世荣坐在沙发里沉思片刻,最后叹了口气,道:“老贾,你也回去吧!”

    贾仁亮就站了起来,道:“葛县长,当断不乱,自受其乱啊!”说完,贾仁亮迈着八字步,晃晃悠悠就出了门。

    “包主任,秘书科是不是有一位叫做刘响的?”

    上班的时候,曾毅把包起帆叫了过来,问了一句。

    包起帆稍微一滞,就有点明白曾毅的意思了,这是要确定县长秘书的人选了,秘书科确实有一位叫做刘响的分配到县政府办公室已经好几年了,现在连个副主任科员都没评上,因为这个刘响性子太直了,常常是大放厥词、针砭时弊,惹得其他人经常去告状,可以想象,这种人是没有领导愿意喜欢的,所以就负责在秘书科校校稿子,找找错别字。

    曾县长怎么会看中他呢?

    包起帆有些意外,自己交给曾县长资料时,还特意把几个脑子比较活、好用的科员给放在了前面,还做了标注,怎么曾县长最后却选中了刘响?

    “县长,秘书科是有一个叫做刘响的!”包起帆有些犹豫,既然是县长指定的人选,他当然不好多说什么,但不说吧又显得不称职,不够忠心,所以就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你就讲嘛!”曾毅说到。

    “刘响这个人我还是了解的,是我们丰庆县的人,名牌大学毕业,被县政府当做人才给引了回来,确实有点才气,只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有什么看不惯的就直接讲出来。”包起帆干脆挑明了,道:“说句实话,他不怎么适合在机关工作,去报社当记者或许更合适一些吧!”

    曾毅笑了笑,道:“包主任的这个说法很有意思,看人也很有一套。”

    包起帆道:“主要是接触好几年,有什么我就说什么。”

    曾毅想了一下,道:“先让他在外面试试看实在不行,就按照你说的,调他去县报社锻炼锻炼。”

    包起帆就不好再讲什么了道:“行,一会我去找他,向他仔细交代交代。”

    出了门,包起帆也是暗道这个刘响好运气,谁都不要的事儿头,现在却被曾县长给看中了,如果做得好,那以后可就是堂堂的县长秘书了,说句话搞不好都比自己这位办公室主任管用呢。

    曾毅选了这个刘响,倒不是心血来潮之前他看了所有人的资料,就有注意到这个刘响,刘响不收待见,这也是一大优势,说明他在县里没什么错误复杂的根结,跟所有势力都不大搭边底细至少是干净清白的,这是最重要的。

    丰庆县的情势如今错综复杂,万一挑错了人,那自己的一举一动,可丝毫瞒不过别人,有内应通风报信,自己什么事也办不成。

    再者,就是曾毅从韩桂生那里得知,那个帮忙递举报信的人,正是这个刘响,曾毅比较欣赏刘响的这份胆气和正义感,至于其它方面,曾毅觉得都可以通过提点来改变。

    就拿曾毅来讲,他之前还是个四处游荡的郎中呢,遇见不平就要管,甚至一言不合也能拔拳相向,可现在呢,谁敢说曾毅是个官场菜鸟?

    半个小时之后,包起帆领着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估计就是刘响了,不愧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人长得很文气,穿着简单,但非常干净清爽。

    曾毅对刘响的第一印象还不错,道:“我这里缺少一位助手,小刘你暂且负责起来,具体的事情,包主任会向你交代的!”

    刘响就道:“县长,包主任已经交代过我了,我一定努力做好您的服务工作!”

    曾毅颔颔首,看来这位刘响坐了这几年的冷板凳,还是有所反思和改变的,至少大才子的那种傲气少了很多。

    “如果没有别的吩咐,那我就先出去了?”刘响请示了一下,看曾毅的杯子里水不够,立刻给续满,然后客客气气地退了出去。

    包起帆心道这小子进入角色还挺快,看来自己刚才那番交代没有白费,他等刘响出去,就请示道:“县长,明天南希集团的代表就要过来,接待的事情,您看还有什么需要改进和注意的?”

    曾毅在白阳的时候,就和平海集团打过交道,知道韩国的企业很难应付,想了一下,道:“具体的你跟葛副县长商议,我只提一点,要做到隆重热烈,不管项目最后成不成,礼节方面不能让他们挑出毛病!”

    包起帆点了头,就道:“好,我一定按照曾县长的指示,做好接待工作!”

    第二天上午,县里的领导就等在了县城入口处的公路边,葛世荣已经在前面先走一步,到市里迎接南希集团的投资代表了。

    今天陪同南希集团投资代表下来的,还有市长何思贤、以及常务副市长周子君,由此可见,市里对南希集团这次投资项目是何等的重视,两个亿美金的投资,不管哪个地方,都会让领导们坐不住的。

    市里重视,县里自然不敢怠慢,所有在家的县领导,全都到路边来做迎接工作了。

    连续三个多月,银子的书都没有任何推荐了,太凄惨了,求大家投几张月票支持一下吧!银子不要求很多,只要能够混上分类月票榜,哪怕是掉尾的最后一名,银子也感激不尽了。

    六千字送上!

( 首席御医 http://www.wxzhe.com/6/6487/ ) 移动版阅读m.wxzhe.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首席御医》,方便以后阅读首席御医正文 第五三零章 警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御医正文 第五三零章 警告并对首席御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