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御医

正文 第五三一章 水很深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银河九天 本章:正文 第五三一章 水很深

    第五三一章水很深

    等了有半个多小时,就远远看到市长车队疾驰而来,跑在最前面开道警车,闪着耀眼的红蓝灯光。《520小说》<a href="http://www.520xs.com" target="_blank">www.520xs.com</a>

    在警车的后面,跟着六辆一模一样的黑色奥迪,视力好的人,能够看到市长何思贤的那辆二号专车“东m00002”就在其中,在二号专车之后,紧跟着的就是常务副市长周子君的四号专车了。

    平时市里如果有招商引资项目,一般都是市招商局的领导全程陪同,如果项目规模大,分管招商工作的副市长会全程陪同,但今天市长和常务副市长两大常委同时出马,可见市里是被南希集团的两亿美金投资项目给彻底打动了。

    张忠明整理了一下衣服,领着大家往路边站了几步。

    车队驶到了欢迎队伍的前面,没有任何人发号施令,车队整齐划一地停在了路边。

    车门开启,市长何思贤迈步走了下来,满面笑容地看着大家。与此同时,另外一边的车门,走下来一个脸色白皙的中年男子,下车之后往那里一站,脸孔微微扬起,傲气十足。

    张忠明快步上前,伸出双手,脸上带着无比热情的笑容,道:“何市长,您好!”

    何思贤并没有同张忠明握手,而是一摆手,笑道:“忠明同志,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南希集团的投资代表,朴大真先生。”

    张忠明立刻又把手伸到了朴大真面前,道:“欢迎您,朴先生,您可是我们的贵客啊。”

    出于礼节,朴大真伸出了手,不过只是浅浅一划拉,就把手收了回去,然后负手站在那里,再也没有和其他人握手的意思了。

    丰庆县的一众领导看到这架势,心里都有些不高兴,不过谁让人家是南希集团的考察代表呢,大家就算不高兴,还得继续陪着笑脸。

    围着市领导和朴大真一番寒暄之后,何思贤发了话,他看着朴大真,道:“朴先生,咱们先去县里的宾馆,坐下来喝点茶,歇歇脚,然后再慢慢地聊合作的事情,你看如何啊?”

    朴大真点头同意之后,一行人返回各自的车子,两条车龙并成一条,浩浩荡荡朝县委小招去了。

    按照早就安排好的计划,等南希集团的考察代表到达之后,县里会先举行一个隆重欢迎仪式,在这个仪式上,会由曾毅这位县长来简单介绍一下丰庆县的大概情况。

    不过车子到了县委小招,却出现了一个意外的情况,朴大真的秘书前来通报,“实在是对不住,朴先生这几天舟车劳顿,实在有些疲惫,为了保证有足够的精力来进行考察,朴先生需要先休息一下。”

    张忠明心里暗骂洋鬼子是懒驴上磨屎尿多,但还是不得不陪出笑脸,马上安排人过去把朴大真带到房间去休息。

    安顿好朴大真之后,丰庆县的领导们把市长何思贤请到了招待所内的休息室,常务副市长周子君也来了,坐在何思贤的旁边。

    “同志们,此次南希集团投资对我市的重要性,我这里就不再多讲了。”何思贤看着在座的丰庆县领导,道:“我就讲一条,一定要想方设法,把这笔投资留在我们佳通市!”

    “请市长放心,我们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会竭尽全力来争取这笔投资的!”张忠明代表大家表了态。

    周子君此时清了一下嗓子,笑呵呵地放下手里的茶杯,道:“这次把南希集团的项目介绍给你们丰庆县,是市里对丰庆县的极大信任,希望你们千万不要辜负了市里的期望和重托啊。”

    曾毅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发现市长何思贤虽然脸上的表情毫无变化,不过坐在沙发里的姿势,却进行了一下调整,刚才他靠着的那侧扶手,是挨着周子君的,现在却靠到了另外一边的扶手上去了。(《520小说》<a href="http://www.520xs.com" target="_blank">www.520xs.com</a>)

    看来市里对于南希集团这笔投资落户何处,还存在着分歧啊!市长何思贤可能不太看好丰庆县,所以在讲话的时候,是说“要把项目留在佳通市”,而常务副市长周子君却只提丰庆县,不提市里,明显是针对何思贤的话而来。

    曾毅心道这倒有点意思了,市里的情况,似乎跟县里非常相似啊,都是常务副和行政一把手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张忠明是官场的老油子了,哪能不明白两位市长的明枪暗箭,当下就道:“市领导指到哪里,我们就打到哪里。”他也是聪明人,谁也不得罪,而且也没把话说死,南希集团的项目最后能不能留下,他也不敢打包票。

    “你们有这个态度和信心,市里很高兴!”何思贤微微颔首,道:“市里下午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接待活动,等中午请朴先生参加了欢迎酒宴之后,接下来的考察行程,就由周副市长来全程陪同。”

    张忠明再次表态,道:“我们一定全力配合!”

    何思贤也就不再讲什么了,坐在那里专心致志地喝茶,眼光瞥过,他突然注意到了曾毅,道:“这位就是我们佳通市最年轻的县长同志了吧?”

    在座的丰庆县领导,全都滞了一下,何市长突然提了这么一句,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曾毅能够担任丰庆县的县长,还是何市长的关系吗?

    曾毅也觉得纳闷,他之前跟何思贤全无交集,也没任何的交情,何思贤在大家面前故意提最年轻的县长,这明显就有暗捧一下的意思,曾毅想不明白何思贤这是什么意思,就道:“何市长,您好,我是曾毅。”

    何思贤微微笑着,道:“年轻的县长同志,说说你对南希集团此次投资的看法嘛!”

    曾毅想不明白何思贤的意图,只得道:“我们丰庆县所有班子成员的态度都很明确,那就是尽全力把这个项目争取下来,不辜负市里的厚望!”

    周子君双手捧在腹上,笑眯眯地打量着曾毅,心道这个年轻人说话到底滴水不漏,并没有当面接过何思贤递过来的橄榄枝。何思贤打的是什么注意,周子君觉得自己很明白,无非就是想通过这个年轻的县长,来加强对丰庆县的掌控。

    何思贤也在打量着曾毅,这么年轻的县长,以前倒不是没有出现过,但只有这个,是自己亲眼看到的。上个月,副省长陈为民专程打来电话,言谈之间,提到了好几次曾毅的名字,何思贤心里明白,陈为民这是让自己多关照这位年轻的县长。

    对于省里的格局,何思贤始终关注,副省长陈为民是地地道道的南江人,借着这个优势,他这两年跟省长顾明夫走得很近,如果不出意外,下次调整班子的时候,陈为民很有希望以副省长的身份入常。

    既然陈为民发了话,何思贤自然要有所表示,所以就故意当着丰庆县这么多干部的面,暗捧了一下曾毅,意思很明显,就是告诉大家,我是挺曾毅的!

    曾毅当然想不到是陈为民帮自己讲了话,他和陈为民还是当年一起在英国参加商贸团时的关系了,两人之间的级别相差太多,平时虽然有联系,但仅限于过年过节时的礼节性问候。

    向何思贤简单汇报了一下县里这次的接待安排之后,何思贤和周子君也回房间休息了。

    张忠明这时把曾毅请到了房间,道:“曾老弟,刚才市领导的态度,你也看到了,这次南希集团的投资,我们还是要再重视一些才行啊。”

    曾毅笑了笑,他知道张忠明这次倒真是善意的提醒,按照曾毅之前安排的分工,这次南希集团的考察和谈判,全都有常务副县长葛世荣来负责,张忠明认为这个级别低了,应该由曾毅亲手来抓。(《520小说》<a href="http://www.520xs.com" target="_blank">www.520xs.com</a>)

    “据我所知,葛副县长在招商引资方面,经验极其丰富!”曾毅说到。

    张忠明就知道曾毅不肯改变主意了,他暗道曾毅还是年轻啊,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如果完全由葛世荣来负责,那就是养虎为患啊。

    曾毅不是不明白这一点,但这个项目是葛世荣争取来的,自己真要强行插手的话,葛世荣必定会强力反弹,那时候就要出大幺蛾子了,到最后说不定是个鸡飞蛋打的结局,谁也占不到好处,倒不如就交给葛世荣去做,自己只要负责大政策上的审核就行了。

    再说了,曾毅也懒得为具体的谈判浪费自己的精力,他自己做过多年的招商工作,有切身的体会,韩国人不是一般地难缠,只看今天朴大真的傲慢态度,就知道后面谈判的难度会有多大了,既然葛世荣自己愿意头疼,那就让他去头疼吧!

    中午吃饭的时候,曾毅派人先到朴大真的房间门口看了看,得知朴大真已经休息好了,这才过去相请。

    县委小招的宴会厅里,摆了几大桌,难得市长下来,县里四套班子的领导全都到齐了,准备一会敬市长一杯酒。

    为了体现对朴大真的重视,招待所的人也是费尽了心思,除了拿手的几道特色大菜之外,还专门弄来了韩国泡菜,以及韩国清酒。

    纪委书记吴光辉进入宴会厅,往桌子上看了一眼,端起酒杯又闻了闻,就直摇头,平时领导下来,那都是山珍海味、美酒佳肴,今天倒好,快成泡菜宴了,满桌子不是泡萝卜、泡白菜,就是泡芹菜、泡海带,还有淡如白水的清酒,这次为了南希集团的项目顺利落户,还真是为难领导的胃口了。

    他往旁边看了看,发现专职副书记宋明华也正对着饭桌直皱眉呢,两人相视对眼,都是无奈一笑全文阅读。

    领导到齐,酒宴便正式开始,除了张忠明和曾毅外,其余人都没坐上首桌。

    何思贤环顾一圈,率先举起了酒杯,道:“同志们,请大家为朴大真先生的到来共饮一杯!”

    在场的干部呼拉拉全都站了起来,举杯杯子向朴大真敬酒。

    朴大真看到这么热烈隆重的场面,也照样是面无表情,只是端起酒杯,朝何思贤和周子君举了举,然后把这杯酒喝了。

    酒宴结束之后,何思贤就离开了丰庆县,他一个堂堂的大市长,放着市里的大事不做,专门下来陪着这个朴大真做考察,结果还看不到个好脸,这肯定也让何思贤的面子上有些搁不住,他匆匆返回市里,估计多少也有一些跟曾毅一样的想法。

    稍事休息之后,朴大真就登上轿车,在周子君、张忠明、曾毅、葛世荣的陪同下,前往丰庆县的开发区去实地考察,接下来还要去几个经济不错的乡镇考察,以便确定丰庆县是否符合南希集团的投资要求。

    不管到哪里,曾毅和张忠明都在做闷葫芦,如果没人问,他们就不主动讲话,一切全都由葛世荣负责介绍。

    转了大半天,快天黑的时候,考察队伍又回到县委招待所,陪着吃完晚饭,张忠明和曾毅一起走出了县委招待所。

    “这个朴大真,上午还说自己精力不济,下午却像吃了兴奋剂似的!”张忠明敲着自己的腿,道:“这半天走的路,比我大半年走的路还多!”

    曾毅笑了笑,本来下午只考察一个开发区就行了,但朴大真非要再去一个地方,这才搞得天黑了之后大家饿着肚子返回,而且朴大真每到一个地方,都要钻很多地方,哪里看起来环境差就往哪里去,搞得大家只得也跟着去,这比自己下去考察还累。

    这就是个常用的谈判手段,先挑你们的毛病,到时候就可以借机要求更大的优惠,否则我们完全没必要在你们这么差的环境里投资嘛!

    曾毅对此见怪不怪了,道:“如果明天周副市长不跟着的话,我和葛副县长去跟着就行了。”

    张忠明巴不得如此呢,受苦受累也就罢了,关键是这个朴大真架子太大了,傲得没边,就是省长下来,也没这么大的架子。

    两人同乘一辆车,正准备离开-县委招待所,张忠明的电话响了起来,接起来一听,顿时脸色大变,声音急促地吩咐道:“快,去人武部的招待所!”

    曾毅就知道肯定有事发生了,道:“张书记,出什么事了?”

    “马奎山自杀了!”张忠明只简单讲了一句,然后就陷入深深的忧色之中,一个被双规的干部,竟然在重重严密监控之下自杀了,这可是滔天巨浪啊,有史以来,佳通市也没发生过这样的恶**件。

    曾毅自然也明白事态的严重性,搞出这样的事情,肯定要上报市纪委,甚至是省纪委,丰庆县这次绝对要被上级点名批评了。

    车子很快到达人武部的招待所,纪委书记吴光辉已经在现场了,正怒不可遏地在训斥那几个纪委办案人员,道:“几个大活人,就让他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死了,饭桶,都是饭桶……”

    招待所内外拉起了好几道警戒线,招待所的一个房间,更是重中之重,被荷枪实弹的警员给守了起来。

    曾毅在人群中看了一眼,没有看到县公安局的局长王超,就眉头皱了一下。

    “光辉同志,到底是什么情况!”张忠明把吴光辉叫了过来,面色严厉。

    吴光辉脸上没有任何的神采,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这位纪委书记难辞其咎,就算上面不追究,他的前途也肯定止步于此了,他道:“半个小时前,马奎山趁我们的人不注意,突然冲出房间,跳楼自杀了!”

    张忠明脸色铁青,道:“老吴,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吴光辉也没有开口再解释什么,他叹了声气,然后就站在那里,有些失神。

    “曾毅同志,说说你的意见!”张忠明又看着曾毅,这事真闹大了,自己少不得都得吃板子,如今只能指望曾毅了,只要他在顾省长那里讲句话,这事肯定能压住。

    曾毅正在沉眉思索,他是被双规过的人,对于双规的措施实在太了解了,按照规定,被双规的干部会由纪委的人三班倒贴身看守,就是上厕所都有人跟着,身上除了衣服之外的其余东西,都会被收走,就是腰间的皮带也要收走,防止该干部用来上吊自杀。

    在看守的房间里,凡是有棱角的东西,统统都被包起来,甚至有条件的,连墙上也会包一层软泡沫。

    而且按照规定,用于看守双规干部的房间,最高也就是在二楼,原则上不使用三层以上的房间,但眼下马奎山跳楼的房间,却是在六楼。

    曾毅想了想,道:“按照规定上报吧,等公安局的拿出结论,我们再采取下一步的措施。”

    张忠明看曾毅这么讲了,也只好如此,安排好下面的事情,两人在现场待了一会,然后才离开。

    回到住处,曾毅依旧在思索马奎山的自杀,韩桂生的举报,只有事实,而没有证据,仅凭他的话,很难破开龙窝乡的局面,自己上次抓住马奎山的一个错误,对他实行了双规,本以为可以借机撬开龙窝乡黑幕的一角,现在却随着马奎山的死,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今后想再动龙窝乡,可就难上加难了。

    晚上十一点多,曾毅揉揉额头,准备睡觉,先是南希集团的投资,再是马奎山的自杀,两件事情碰在一块,让曾毅多少也有些头疼。

    “砰砰!”此时突然传来敲门声。

    曾毅过去拉开了门,看到外面站着的是县公安局的局长王超。

    王超立刻挤出个笑容,道:“曾县长,关于马奎山自杀的调查结果,我想向您汇报一下。”

    “进来说吧!”曾毅就把门让开了,指了指屋里的沙发。

    王超却没有坐,他把门合上,就站在一旁,道:“曾县长,得知马奎山在双规期间自杀,我第一时间就抽调局里的精兵强将赶到现场,对现场进行了仔细的勘测,相关的人证物证,我们也已经控制了起来。”

    曾毅微微颔首,“唔”了一声,道:“说结论吧!”

    王超就道:“根据现场的勘察结果,以及我多年的办案经验,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讲,马奎山确实是自杀的,只是这个案子幕后还有黑手。”

    曾毅还是只点了一下头,心道看来自己之前故意冷处理王超,看来还是起到了效果的,他现在就比以前老实多了。

    王超看曾毅没有质疑,就接着往下讲,道:“在马奎山跳楼的地方,我亲自比对了现场留下的所有痕迹,没有任何推搡和打斗的迹象,基本可以断定,马奎山是自己心甘情愿跳下去的。但是,我也调查到另外一个情况,纪委之前安排的房间,原本是在二楼,可就在今天上午,这间房间的电路突然起火,把房间烧得乌烟瘴气,纪委这才把马奎山给转移到了六楼,然后就发生了跳楼的自杀。”

    曾毅的眉角一挑,看来龙窝乡的这潭混水,远比自己想象得还要深啊!

    曾毅基本可以判定,王超的话应该是可信的,能让马奎山心甘情愿地跳楼,说明他背后的势力非常强大,马奎山这么做,不单是要保护他背后的那些人,很可能更要保住自己的家人以及老婆孩子。

    这样的事情,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不管是真自杀,还是他杀,都证明龙窝乡的黑幕很大,而且马奎山确实知道一些足以致命的东西。

    王超又道:“在调查到这个情况后,我们立刻又对原先那个房间进行了勘察,在过火之后,那个房间有明显被人为掩饰过的痕迹,而且我们检查了电路,发现有被动过手脚。”

    “这个事情,还有谁知道?”曾毅问到。

    王超立刻就道:“我发现这个线索之后,感觉事态重大,就第一时间向曾县长来做汇报,目前只有我知道。”

    曾毅点点头,道:“王局长认为接下来该怎么办?”

    王超想了一下,道:“既然幕后存在黑手,我看不如将计就计,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暗中展开调查,把这个黑手揪出来!”

    曾毅就道:“王局长办案经验丰富,那就按照你的方案来做吧!”

    王超一愣,心里有点小小的失望,看来想取得曾县长的信任,并没有那么容易啊,曾县长这是要再次考验一下自己,看这次还会不会再走漏了风声。

    感谢书友们的支持,银子都没有想到,今天能拿到这么多的月票,还是那句话,无以回报,只有献上更加精彩的情节,来回馈支持银子的兄弟姐妹。

    六千字送上!

( 首席御医 http://www.wxzhe.com/6/6487/ ) 移动版阅读m.wxzhe.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首席御医》,方便以后阅读首席御医正文 第五三一章 水很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御医正文 第五三一章 水很深并对首席御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