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御医

正文 第五四一章 提壶揭盖大法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银河九天 本章:正文 第五四一章 提壶揭盖大法

    第五四一章提壶揭盖**

    飞机降落在乾州,曾毅从机场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刘响,两手各提着一个箱子,为了节省时间,曾毅这次是直接从云海飞到乾州的,所以把司机留在了东江,只带了秘书刘响过来全文阅读。圣堂最新章节<a href="http://www.520xs.com" target="_blank">www.520xs.com</a>

    刘响跟了曾毅一段时间,眼力劲大涨,出了航站楼就道:“县长,您稍等片刻,我这就过去叫车!”

    曾毅摇摇手,道:“我们一起过去吧!”

    出于维持秩序的考虑,机场的出租车,一般都会停在专门的候车区,而不会直接在航站楼的门口来揽客,这中间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两人按照机场的指引标志,很快到达候车区,曾毅看了看时间,道:“小刘,我要到市里办一趟事,你先去把住的地方找好,安排妥当之后给我电话。”

    刘响也没有多问,他以为曾毅这次来乾州是办私事的,当下赶紧把一个准备好的手提包送到曾毅手里,里面有各种可能会用到的东西,还有一大笔现金,主要是方便曾毅办事的,“等安排好住的地方,我第一时间去找您。”

    曾毅打开手提包看了看,然后一点头,就朝前面的那辆出租车走了过去。

    按照陶桃给的资料,这位海龟的博士,名字叫做马恩,是乾州人,他这次回国找的投资对象,就是乾州市政府。这让曾毅有些意外,如果换做是一些小城市、小地方,他们找来的专家毫无见识,那也可以理解,但乾州市可是人口近千万的省会城市,而且还是副省级城市,他们找来的评审专家,至少应该都是有些水平的,但说出如此没水平的话,确实让人惋惜不已。

    我们的专家尚且如此,那些企业只愿意做仿制药,也就不难理解了。

    车子很快到了地方,是一个国营机械厂的家属院,里面很大,有几十栋宿舍楼,马恩的家就在这里,他的父母,都是这家机械厂的退休工人。

    按照资料上写的地址,曾毅找到了36栋楼3单元,然后敲了马恩家的门。门是那种老式的铁栅栏防盗门,上面覆盖一层铁网,很有些年头了,上面锈迹斑斑,隔着它,能看到里面还有一扇绿色的门。

    敲了几下,里面的门就开了,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道:“你找谁……”

    曾毅就道:“请问,这里是马恩马博士的家吧?”

    那人看着曾毅,点了点头,疑惑道:“对,这里是马博士的家……”

    曾毅就笑着道:“那你肯定就是马博士了吧?”

    那人又一摇头,道:“我不是马博士,我是他的老同学。”说着,那人打开面前的防盗门,道:“请问你是……”

    “我是从东江过来的,专程来拜访马博士。”曾毅看不是正主,就简单介绍了一下。

    “马博士不在家,他生病了,在医院住院呢,我正要去医院看他。”那人走了出来,手里夹着一个小包,道:“要是事情不急的话,你就等他身体好了再说,要是着急的话,就跟我去医院吧!”

    曾毅没想到还遇到这样的事,他就是个大夫,既然马恩生病了,自然得去过去看一眼,如果能帮上忙,说不定对接下来要谈判的事情还有好处呢,当下就道:“马博士病了,我当然要到医院看望一下才好。”

    那人就锁好门,在前面下楼,道:“那你跟我过去吧!”

    出了门,那人的车子就停在楼下,是一辆很普通的车子,但从挂着的车牌看,这应该是一辆政府机关的公务车,但至于是哪个单位的,就看不出了。

    那人请曾毅上了车,就发动车子,一边问道:“你是从哪里……哦,是从东江来的。你找马博士有什么事?”

    “有一些医学领域的事情,要向马博士请教。”曾毅把话只讲了三分,这是因为对方的身份也是公务员。

    对方也没怎么上心,随口说道:“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大老远从东江过来,也挺不容易的。”

    曾毅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根递过去,道:“还没请教这位朋友贵姓?”

    “我姓关,关正波,你就叫我老关吧!我跟马恩那是从小玩到大的交情,都是从这个厂里走出来的。”关正波接过曾毅的烟,看了一下,道:“兄弟你这烟可很好啊,做生意的吧?”

    曾毅又笑了笑,没有否认,但也没有承认,只是道:“出门办事,不带两盒像样的烟怎么能行。”

    关正波就笑着点着烟吸了一口,道:“一看你就是在经常在外跑动的。”

    “马博士的病很严重吗?”曾毅回到正题,问了一句。

    关正波眉头一紧,道:“还是挺严重的,前几天遇到一点不顺心的事,他一着急上火,就病倒了,其实这事我也有点责任,要不是我劝他回国的话,也就没这事了。”

    曾毅就有点明白了,马恩这次回国,很可能是跟这位关正波有点关系。关正波就是政府工作人员,说不定就是他牵的线,让马恩回国找乾州市政府投资项目,只是没料到会是这么一个结局,一个挺好的项目,却让一群没见识的专家给毁了,搞不好那些专家连基本的分析检测工作都没有做。

    这也是国内所谓专家权威的毛病,肚子里墨水没多少,但偏偏架子很大,一幅高高在上、可以一言定人生死的模样,谁不知道因为自己的无知害死多少人。《520小说》<a href="http://www.520xs.com" target="_blank">www.520xs.com</a>

    关正波是个很健谈的人,一路上跟曾毅不断聊着天,聊得还挺投机,车子很快到了地方,曾毅往外抬头看了一眼,发现并不是医院,而是乾州市电视台。

    把车子停好,关正波道:“曾老弟,我去里面要再接个人,你就在车里等一会好了,等接到人咱们就出发。”

    曾毅摆摆手,道:“关大哥你快去吧,我就在车里等着。”

    关正波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一瓶饮料递给曾毅,这才匆匆忙忙地进了电视台。

    过了有二十分钟,关正波出来了,身后还跟着几个人,为首的一个人,四十岁出头,身材矮矮,脸盘非常圆,看起来有些气势。

    曾毅一看,嘴角就浮出一丝笑意,这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乾州有名的大神医白木通,站在白木通身边的几位,看样子应该是电视台的领导和主持人,似乎有些问题正在咨询白木通。

    好容易等白木通忙完,白木通的那辆奔驰商务车就开了过来,关正波请白木通上了车,然后一路小跑地过来了。

    没等曾毅开口讲话,关正波就发动车子驶出了电视台,在前面为白木通的车子带路。

    车子驶出一段,曾毅问道:“刚才的那位先生,应该是白木通白神医吧?”

    关正波眼睛一亮,道:“你也知道白神医?”

    “白神医可是非常有名的,我在电视上见过,还看过他的书。”曾毅说到。

    “是啊,白神医的名气,那是非常大的,在我们乾州,很多大领导生病了,都要去找白神医呢,白神医做的那几档养生节目,也是我们省里的招牌。”关正波介绍了一番,道:“这次马恩病得厉害,我托了人情,才联系到白神医的这一个空档期,专程请他过去为马恩看一看。”

    曾毅就道:“马博士能有关大哥这样一位重情重义的朋友,真是幸运。”

    关正波摆摆手,道:“不管怎么说,马恩生病,那也跟我有点关系,不把他治好了,我这心里不得劲。”

    十多分钟之后,车子驶进了乾州市中心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关正波用最快的速度把车子停好,就推门下车,跑去为后面的白木通开车门。

    白木通走下车,身后就有助手提着行医箱紧紧跟着,这副做派,就跟曾毅当年第一次见到白木通时一模一样,那次是在名仕集团的楼下,白木通前来为顾明珠治病。

    “白先生,有劳了。”关正波迎上白木通,趁着地下停车场人不多,飞快把一个红包塞进白木通的口袋,道:“这是诊资,请白先生收下。”

    白木通也没在意,任由关正波把诊资放进自己的口袋,他在乾州给人看病,基本都是先收钱后看病的,实在是名气太大了,很多人甚至花钱都请不到白木通的,“小关啊,晚上我还有个重要的病人,是一位省里的老领导……”

    关正波立刻点头,表示明白,道:“我的那位朋友就在楼下,我这就领白先生过去,可不能耽误老领导的事。”

    白木通“嗯”了一声,背着手跟在关正波的身后,他这次也是受人之托,不得不过来走一趟,他的日程安排,其实已经排到两个月之后了。

    曾毅还站在车子旁边,正犹豫要不要过去呢,他跟白木通之间以前有点过节,所以不希望把事情搞复杂了,自己来乾州,只是找马恩商量引入试剂的事情。现在白木通要看病,就让他他去看,看好了那是最好,如果看不好的话,自己稍后再出手,毕竟都是同行,虽然有过节,但曾毅还是准备留一线。

    如果同时出现,以白木通的性子,不闹出点事情才奇怪呢。

    其实刚才在电视台看到白木通,曾毅就准备回避一下了,只是关正波急于在前带路,白木通的车子又死死跟在后面,让曾毅没办法脱身罢了。

    关正波走出一大截,才想起了曾毅,急忙回身道:“曾老弟,你不是要见老马嘛,快跟上点。”

    白木通循着方向看过去,等看清楚曾毅的样子,当时脸色就变了好几变。上次在京城的王府饭店,他本来想故意考究一下曾毅的医术,谁知自己却丢了个大人,虽然事后没有人外传,但白木通这两年都没有再踏入京城一步。

    看白木通的反应,曾毅就知道白木通认出自己了,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很大方地伸出右手,道:“白前辈,好久不见了!今天能够再次遇到你,晚辈非常高兴。”

    白木通打了个哈哈,道:“原来是你啊,我们有快两年没见了吧?”说着,白木通伸出了手。

    曾毅笑了笑,道:“是啊,没想到白前辈还能记得我。”

    白木通道:“这怎么能忘记呢,你可是令人印象深刻啊,我就是想忘,那也忘不掉的!”脸上笑着,白木通握手的力度却加了几分,老子出道以来,就没丢过那么大的脸,如此奇耻大辱,能忘掉才怪呢。

    一旁关正波朝曾毅露出诧异神色,道:“曾老弟,你跟白先生以前认识?”

    曾毅笑了笑,道:“以前白前辈到南江出诊的时候,我们见过一次,只是没想到时间过去这么久了,白前辈还能记得我。”

    关正波恍然,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曾毅刚才在路上没有完全交底,换了是自己,怎么可能还会记得两年前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呢,刚才曾毅真要是交了底,说自己和白木通认识,等见面白木通却认不出,那脸就丢大了。圣堂<a href="http://www.520xs.com" target="_blank">www.520xs.com</a>

    关正波并没有多想,笑着道:“那可真是一种缘分啊!”

    白木通看曾毅只提给顾明珠看病的事,而没有提王府饭店,心里才稍稍舒服了一些,只是依旧皱紧了眉头,道:“小关啊,没想到你在中医界还有如此大的人脉,竟然把曾大夫都请了过来。”

    关正波就知道白木通误会了,请大夫最忌讳的就是同时请两位,他急忙解释道:“白先生,其实我跟这位曾老弟,也是半个小时前才认识的,我到朋友家里取个东西,正好碰到他来找我的那位朋友,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于是我就带他过来了。”

    曾毅就笑着道:“白前辈不要误会,关先生讲的都是事实,我是因为有公事要找马恩博士商量,今天才刚刚到的乾州。”

    白木通很不愿意看到曾毅,早知曾毅在,他肯定不会过来的,但关正波已经把诊金都塞到自己口袋了,当着曾毅的面,他也不好再拿出来,而且已经来了,真要是走掉的话,一来不好对那位拖了关系的人交代,二来倒显得自己怕了曾毅,倒白白让这小子高兴了。

    曾毅看出了白木通的顾虑,道:“病情要紧,要不白前辈先上楼给马恩博士治病,等你诊完病,我再上去吧,我的事情再重要,也没有看病重要。”

    白木通一听,却心道你小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讽刺我怕了你不成,他当时就道:“既然来了,那就一起上去看看嘛,我们互相探讨一下。”白木通觉得曾毅是在刺激自己,自己真要是答应了,那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乾州混,人家都上门挑战了。

    曾毅知道白木通误会了,但也没法再解释了,只好道:“探讨可不敢当,能有这个向白前辈学习的机会,是晚辈的荣幸。”

    白木通嗯哈了一声,沉着脸就抬腿往前走,他觉得曾毅句句都在讽刺自己。

    说实话,经过上次的挫败,他对曾毅确实有些忌惮,但他要说怕曾毅,那却是不可能的,白木通对自己的医术仍然是相当有自信的,他觉得自己输给谁,都不能输给了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子。何况白木通能在乾州博得这么大的名气,手底下绝对有真工夫的,否则早就混不下去了,他的医术水平,在国内算是顶尖的。

    关正波不知道两人之间的过节,他在前面一边带路,一边还向曾毅使劲吹嘘白木通的医术之高,讲了好几个自己听来的白木通治病案例,说得神乎其神。

    这让白木通多少有些尴尬,只得沉着脸不讲话。

    好在曾毅只是笑呵呵地听着,并没有发表什么看法,虽然之前只有过两次接触,但曾毅对白木通的医术,也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白木通水平应该要高于那个韩国的大国手李东毅,但又略逊于潘保晋,在如今中医界水平普遍偏低的大环境里,白木通这种水平已经是非常难得了,如果他选择入仕的话,也是可以轻松进入省保健系统之列的。

    曾毅对白木通的气度是有些看法,但今天见面,他还是很客气的,同行相妒的事情,自古就是如此了,真要是因为这个生气,还不如努力提高自己的医术水平呢,江湖向来都是靠实力讲话的,只要你医术高,别人就会知难而退。

    很快到了病房,是一间普通的三人病房。

    “马恩,你看我把谁给请来了?”

    关正波进门直奔最里面靠窗的那个床位,床上躺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大胖子,应该就是马恩博士了,在米国待久了,也染了那边的肥胖症,整个人往床上一趟,就占了大半的空间。床边坐着两位老人,看样子应该是马恩的父母。

    “叔,阿姨!”关正波向两位老人打了个招呼,就热切地介绍道:“这位就是我们乾州市鼎鼎有名的大神医,白木通白先生。”

    马恩的父母立刻站起来,上前拉住白木通的手,道:“白神医,辛苦你了,我在电视上见过你的。”

    白木通此时很和蔼,呵呵地笑了笑,道:“就几步路的事情,谈不上辛苦。”有曾毅在场,他的名医风范也出来了。

    关正波记着白木通的吩咐,没等马恩父母再寒暄,就道:“叔,白先生一会还有好几个病人呢,都是提前就约好的,我看咱们还是抓紧时间给马恩看病吧!”

    马恩的父亲就赶紧把床前的位置让出来,很客气地请白木通上前,道:“白神医,孩子的病,就全拜托给你了。”

    白木通压压手,就上前看着床上的马恩,马恩的情况并不好,一张大脸此时就是酱紫色,嘴唇发青微微颤抖,看到白木通,他似乎想起身,但一动弹,却满脸都是痛苦,只得躺在那里,轻轻道:“辛苦了,白神医……”

    几个字,却让马恩博士脸上的紫青之色更重了了。

    关正波就在一旁介绍道:“白先生,这位就是我的朋友马恩,前几天他突然发病,小便排不出来,大夫给开了很多利尿剂,但吃了不管用,憋了两天,最后实在顶不住,插管才排了出去。可现在的问题是,他吃了很多药,仍然无法自行进行排尿,总插管也不是个事,您看……”

    “我瞧瞧吧。”

    白木通摆摆手,身后的助手立刻打开行医箱,把白木通的设备拿了出来,顺手拉过椅子放在白木通的身后,然后给马恩的胳膊下塞了一个脉枕。

    上前诊脉之前,白木通还斜瞥了曾毅一眼,发现曾毅只是站在靠墙的位置,他心里就暗爽几分,关正波甚至都没介绍这位曾大神医呢,这让曾大神医情何以堪啊,他的心情此时肯定不太好啊,哈哈。

    不过,这也说明关正波没说谎,两人之前确实不认识,曾毅也不会为了给马恩治病才过来的。

    白木通心情大好,就不再耽搁,上前坐在那张椅子里,伸手搭了个脉。

    曾毅也看到了白木通的那个眼神,不过他也只是一笑了之,他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不管什么人看到自己的年纪,都不会认为自己是个医术高明的医生,这是很多人根深蒂固的一种观念。

    在京城医院的时候,曾毅还目睹到相似的一幕,有两位大夫同时坐诊,一位是花白胡子,一位年轻轻轻,最后那位年轻的大夫直接要求院里给他调班,甚至说是上晚班也无所谓,因为有花白胡子的大夫在旁,他永远一个患者也接不到,只能是一天一天地空坐下去。

    在医生这个行当里,年龄是个宝,年轻的医生想出头,只能慢慢熬了。

    白木通很快为马恩诊了诊脉,似乎有点不太确定,道:“把他的治疗记录拿过来,我参考一下。”

    关正波立刻应了一声,就出门找值班的大夫去。

    白木通此时站起身来,掀开了马恩的衣服,发现马恩的肚皮已经涨得很大了,这可不是肥胖导致的,而是因为膀胱积满了尿液,导致膀胱给撑大了,这两者的表现还是很好区分的。

    白木通伸手感觉了一下,轻轻地一按,马恩顿时眉头紧锁,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为了不被插管,他现在也是努力忍受呢,相比插管的痛苦和那种羞辱,他宁愿选择憋着尿。

    站在那里思索了片刻,白木通就大概有了判断,看治疗记录还没送来,他有些不耐,转身又吩咐自己的助手过去催一催。

    再次看到了站在墙角位置的曾毅,白木通就邀请道:“曾大夫,你也上手瞧瞧吧。”

    曾毅就摆摆手,道:“有白前辈出手,这病肯定能解决,晚辈还是在一旁观摩学习就行了全文阅读!”曾毅这次来是来办事的,不想搞节外生枝的事情,如果白木通真看不好,他会等白木通走了再帮马恩看一看。

    白木通就道:“无妨嘛,你摸摸脉,我们两个交流一下看法。”

    曾毅还是摆手,道:“真的不用了。”

    “这可不是医者该有的风范啊,医者就应该急患者之所急,既然都已经来了,就上手瞧一瞧嘛。说不定这上手一摸,还能发现点什么别的东西呢!”白木通继续说到。

    马恩的父亲看白木通一直在邀请病房里的这位年轻人,就有些疑惑,问道:“白神医,这位是……”

    “哦,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可是南江省保健委的大专家——曾毅曾大夫,说是有重要的事情来找你们家马恩。”白木通故意这么说到,就是要存心跟曾毅一较高下,你既然是有事来找人家,现在那人就躺在病床上,你作为一名大夫竟然袖手旁观,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马恩的父亲就道:“曾大夫,刚才不知道是你,有失礼的地方,还请你多包涵啊!”

    曾毅连忙道:“言重了,言重了,是我冒昧造访,唐突失礼了。”

    白木通在旁边又介绍道:“你们可能不知道吧,曾大夫的医术,那可是非常高明的,在中医界我最佩服的人里面,曾大夫就是其中之一呢。”

    马恩的父亲听白木通这么夸奖曾毅,就犹豫了一下,但看到儿子的痛苦模样,他还是道:“曾大夫,马恩的病,还请你费费心呐。”

    马恩的父亲是个明白人,知道同时请两位大夫是个犯忌讳的事情,但为了儿子,他还是把这话讲了出来,能够让白大神医都赞不绝口,说明这位小伙子是有大本事的,遇到这样的神医,自己儿子又那样痛苦,谁不想抓住机会啊。

    曾毅就知道自己无法再推辞了,再推辞的话,后面可就不好跟马恩开口谈引入试剂的事情了,他就客气道:“其实晚辈的医术相当有限,是白前辈抬爱了,既然你们信得过,那我斗胆试一试吧!”

    白木通一背手,笑道:“曾大夫,你可是谦虚了啊!”

    曾毅微微一摇头,心道白木通怎么就老是爱跟自己较劲呢,他只好上前仔细看了看马恩的气色,然后伸手把了个脉,仔细体味着。

    此时关正波也把治疗记录给拿了过来,白木通趁着曾毅诊脉的工夫,就接过来在一旁仔细看了起来。

    等曾毅把完脉,白木通也看完了治疗记录,道:“曾大夫,对于这个病,你怎么看?”

    “那我就随便说两句,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请白前辈指正。”曾毅笑了笑,他也不避讳,抢在白木通前面把自己观点讲出来,能避免不少麻烦,总比白木通讲完了之后自己推翻要好,那时候白木通还不知道要再闹出什么事情来呢,他道:“我觉得这是……”

    话音未落,病房门口突然传来笑声,有人快步走了进来,老远伸出双手,道:“白神医大驾光临,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欢迎,欢迎!”

    进来的人,是乾州市中心医院的一位副院长,白木通的助手跑去借治疗记录,一提白木通的名字,就把医院的领导给惊动了,乾州市很多卫生领域的人都知道,白木通是省市领导家里的常客,是不在编的“御医”,大领导眼里的红人。

    “胡院长,好久不见!”白木通只好笑着跟那人打了个招呼。

    “白神医今天来了,可一定要给我们院里的医生都上上课啊!”胡院长客气地向白木通发出了邀请,其实他的目的主要是想跟白木通多聊几句,因为乾州市中心医院的中医科,根本就没什么力量,已经行将解散了。

    “我哪有那个水平,胡院长就不要开玩笑了。”白木通不愿意跟这位胡院长多做纠缠,道:“我晚上还有一位非常重要的病人,看完这个病人就走了。”

    胡院长就往病床上看了看,身后的人立刻附耳过来,低语了几声,把马恩的情况简单介绍了几句。

    “既然有重要的病人,我们也不能强行挽留,不过能亲眼目睹白神医施展医术,已经是我们的荣幸了!”胡院长就说到,白木通所说的重要病人,谁知道会是谁,他可不敢耽误。

    说着,胡院长一转身,对身后的人道:“白神医可是非常难请到的,你们一定要做好记录,认真学习白神医的辩证思路。”

    曾毅都忍不住想笑,心道这位胡院长也真是一位人才啊,拍马屁的工夫已经是神乎其神了,让一群根本不懂中医的西医大夫在这里想白木通学习中医的辩证思维,也真难为他能讲得出口了,也不知道这些西医大夫能不能听懂。

    白木通也是皱了皱眉,但没有说什么,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好心捧场,他也不好驳了面子。

    “白神医,这个病属于是疑难杂症,同志们都等着聆听您的高见呢。”胡院长客气说着。

    白木通就不好再推脱了,只好道:“我刚才已经仔细为这位患者检查过了,也查看了对方的治疗记录,我认为他之所以排便不力,是因为肺气郁阻所致。”

    现场的医生就傻了眼,下面尿不出来,跟肺有个什么关系啊。

    曾毅倒是笑了笑,心道白木通确实有点道行,这个说法,完全符合中医上“下病上治”的说法。

    白木通也知道这些大夫听不懂,他对自己的助手道:“把我的紫砂壶拿出来!”

    助手打开行医箱,就从里面拿出一尊精巧的紫砂壶,有一个拳头那么大,看做工,应该是大师手笔,否则白木通也不会贴身携带了。

    白木通一使眼色,助手就捧着紫砂壶过去,拿起病房里的一个暖壶,往里面开始灌水。

    “至于人体的排尿系统,我就不讲了,各位肯定比我清楚。”白木通说着,道:“但是,我们中医认为人体是一个整体,人之所以能顺利排出小便,是因为肺气推动的缘故。大家看,这位患者身体异常肥胖,这种人体内容易生痰,我刚才摸了脉,他应该他前几天情绪比较激动,导致内火旺盛,体热生痰,导致痰多堵塞肺窍,肺气无法往下传达,失去了肺气的推动力,小便自然难以排出。”

    在场的大夫们,全都目瞪口呆,排尿靠肺气推动,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但这个从生理学上无法证实啊。

    一旁的关正波却道:“白先生,你真是神了,前几天马恩确实是情绪比较激动,他发了一场大火,这才得了这个毛病。”

    啊!

    病房里的大夫就有些惊讶了,病人前几天发火的事,竟然也能摸脉摸出来?

    白木通对关正波这个恰到时机的捧场,感到十分满意,他对关正波一颔首,然后从助手那里接过那个紫砂壶,“至于其中的道理,我用这个紫砂壶演示一下,你们就明白了!”

    说完,白木通指着紫砂壶的壶嘴,道:“假如这里是人的排尿口,壶身是膀胱,而壶盖上的这个气眼,便是肺窍。”

    说着,白木通还伸手在壶盖的气眼处敲了敲,紫砂壶立刻发生特有的金属质的声响,非常清脆。

    “如果松开气眼倒水的话,是这样的!”白木通说着,直接拎着壶往下倒水,一股晶莹细长的水流就喷了出来,他又正了正神色,道:“但如果我们堵住这个气眼的,那么就是这样了!”

    讲话的同时,白木通用一根手指按住了气眼,水流便戛然而止,整个壶身滴水不漏,而手指稍稍一抬,水流又喷涌而出,再按住气眼,水流又再次停止。

    如此几次之后,病房就发出齐刷刷的惊呼声,让白木通这么一演示,大家是再明白不过了。

    曾毅笑了笑,白木通的演示非常浅显易懂,很清楚地解释了人体气息的运行规律,甚至很多人平时都这样玩过茶壶,对茶壶盖上的那个小气眼,也是非常熟悉的,也知道那个气眼的作用是什么。

    现在只不过是换到人体上去了而已。

    这是中医独有的一种治疗方案,是其它医术所没有的方法,这个办法,就叫做“提壶揭盖”。不光是小便,在一些因肺窍堵塞而导致的便秘问题上,这种治疗方案也同样有着非凡的效果,其治疗的思路,就是化痰理气,疏通肺窍,让人体的气息远转恢复正常状态,气息正常了,排便自然正常。

    胡院长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虽然无法理解,但他还是带头鼓掌,道:“精彩啊,精彩!”

    白木通在众人的鼓掌声中,放下那只紫砂壶,笑着压了压手,道:“献丑了!”

    “白神医一席话,有胜读十年书之功效啊!”胡院长又夸了一句。

    白木通摆摆手,要不是为了在曾毅面前显露一下实力,他才懒得向不懂西医的大夫解释这些呢,他笑呵呵转过身,对曾毅道:“曾大夫,我的结论要是有什么不妥之处,还请你指正啊!”

    九千三百字送上,银子今天还是给力的吧!

    月底了,有月票的书友,请支持一下、鼓励一下吧,我要继续保持全勤!

( 首席御医 http://www.wxzhe.com/6/6487/ ) 移动版阅读m.wxzhe.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首席御医》,方便以后阅读首席御医正文 第五四一章 提壶揭盖大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御医正文 第五四一章 提壶揭盖大法并对首席御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