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御医

第七一三章 香火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银河九天 本章:第七一三章 香火

    “曾毅!”

    曾毅网走出荣城机场的出口,就听到了顾宪坤的声音,扭头去看,是顾宪坤文质彬彬地站在车旁,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车子还是那辆车子,顾宪坤的xing格,就是多少年都不会换车的人。

    “顾总,好久不见了!”曾毅笑着过去朝顾宪坤伸出手,和顾迪不同,顾宪坤永远都是这么一副斯文模样,正合了“君子之交淡如水”那句话,你很少能看到顾宪坤有激动失态的时候。

    “最近一切都好吧?”顾宪坤客气问到。

    曾毅点点头,笑道:“一切都好,老夫人的身体也都好吧?”

    “托你的福,最近老夫人的身子骨硬朗着呢!”顾宪坤笑着抬起手,道:“走吧,上车,我们回去再细聊!”

    曾毅点了点头,脚下却是没动,道:“稍等一会吧,南姐打电话说要过来,好像没有看到她人。”

    顾宪坤就笑了笑,他知道曾毅要回来,就主动到机场来接人了,却忘了来之前跟韦向南联系一下,这下还撞车了。

    两人站在那里闲聊了不到两分钟,就看到韦向南的车子。

    下车之后,韦向南看着顾宪坤哭笑不得,道:“你要过来,也提前跟我说一声呐,我就不用赶这么着急了,好容易把家里那两个小祖宗安顿好,紧赶慢赶,到底还是晚了一步。”汤卫国去军校进修了,为期两年,如果汤卫国在的话,韦向南今天就不可能出规迟到的情况了。

    曾毅笑道:“时间网刚好,我前脚出航站楼的门,南姐你后脚就到了。”

    韦向南可比顾宪坤要随xing多了,上前拽起曾毅的胳膊一番打量,道:“不错,还是以前那么jing神看来没受什么罪。”

    曾毅呵呵笑了起来,道:“看南姐你说的好像我去了什么水深火热的地方似的,我到东江是去工作的,又不是去受苦的。”

    包起帆站在曾毅身后两米远的地方,脸上始终带着笑这次曾毅是应小吴山管委会的邀请进行公务出访,所以包起帆也跟了过来,这是他第二次来南江了自从上次到南江参观过小吴山的发展情况,包起帆就对曾毅崇敬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更重要的是,他见识到了曾毅强大的人脉力量。

    三人站在那里稍作寒暄,就上车回城,曾毅上了韦向南的车子,李伟才则上了顾宪坤的车子。

    两辆车直奔灵觉寺而去,接风宴顾宪坤已经安排好了,就设在灵觉寺的素食坊这里饭菜的食材虽然简单,但口味却是一级棒,这两年在荣城的名气越来越大,甚至出规了一座难求的情况。

    左老板、郭鹏辉、陈龙等人已经等在了素食坊的门口,见面之后大家又是一番寒暄。等进了订好的包间,在众人的强烈要求下,曾毅最后坐在了主宾的位置,今天是给他接风他实在推让不过。

    陈龙的气质如今越发沉稳,在座的人里面,他是升迁最快的一个,认识曾毅的时候还只是个小小派※出所的所长,如今却已经在白阳市公※安局常务副的位置上干了好几年不出意外的话,接任局长只是早晚的事情。

    不过比起曾毅的升迁速度,陈龙就显得很逊sè了,但这也足以让很多人羡慕了,整个白阳市,怕只有李伟才的升迁速度才能跟陈龙媲美了。

    “来,大家共同举杯,为我们共同的老朋友曾毅干一杯!”左老板是在座之中年龄最大的,理所当然充当起了这个祝酒人的角sè。

    曾毅跟着大家喝了这杯,等放下杯子,就笑道:“没想到这明空大和尚是越来越随xing了,这素食坊竟然也卖起了酒,估计佛门的几大戒律,快被他破完了。”

    “阿弥陀佛!”

    话音刚落,包间门口传来一声佛号,随后门一开,进来的正是那“宝相庄严”的明空大和尚。

    “背后莫论人非,曾施主,你妄言了。”明空站在门口,一副普度众生的口气说到。

    “哈哈!”曾毅开口笑了起来,站起来朝明空施了个礼,道:“罪过,罪过,多ri不见,大师的佛法又jing进了。”

    众人也是呵呵笑着,起身给明空让座,在座的人里面,估计也就只有曾毅最熟悉明空老和尚的本xing了,其他人都以为明空是真的佛学jing深,却不知明空卖弄的那一套,还是从曾毅那里学的。

    “明空大师可不仅仅是佛法jing进,如今更是被推选为南江省政协的常委了!”顾宪坤开口道了一句。

    曾毅倒是很意外,没想到这大和尚是越混越厉害了,都成了半个官方人士,他便举起杯,道:“恭贺大师当选政协常委!”

    “所谓名头,不过是过眼烟云罢了,不值得祝贺!”话是这么讲,明空大和尚却是朝曾毅一施礼,表示感谢。

    曾毅笑呵呵地喝了这杯,他是最了解明空的,明空现在心里很高兴,否则他以前也就不会钻研诸如《达摩一掌经》之类的东西了。不过明空也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很讲情义,以前曾毅只要开口,大和尚总是鼎力相助,所以曾毅是拿明空和尚当朋友看的。

    坐下之后,左老板突然道:“明空大师,下个月初一灵觉寺的头柱香,能否安排给我?”

    明空就面有难sè,道:“左施主,此事怕是有点困难,年内所有月初的头柱香,已经都被小吴山的王老居士给预定了。”

    左老板就有些失望,不过也没讲什么,小吴山的王老居士,那可是大有来头的,听说是某位退休之后到小吴山颐养的京※城大首长的夫人,老太太晚年不知怎么就信了佛,自从到了南江,听过明空大和尚讲了一次禅,就成了灵觉寺的常客。

    “这样吧!”明空也不好直接拒绝左老板,道:“下下个月十五的头柱香,我为左老板安排一下。”

    左老板一听,就点头接受了。“富人烧香,穷人算命”,左老板这两年生意做大之后,不知怎么就迷上了花钱烧头柱香这个活动,而且还特别起劲,每年花在这上面的钱,就不是个小数目,他道:“有劳大师了。”

    “阿弥陀佛!”明空和尚又唱了个佛号,宝相庄严地道:“善哉,善哉!”彷佛他是帮左老板行了一桩大善事。

    曾毅心中无奈苦笑,他也不好去干涉左老板的私人爱好,只是突然想到一个好笑的事情,心道这明空大和尚的政协常委,不会就是帮达官贵人安排头柱香弄来的吧?

    想到这里,曾毅就开了个玩笑,道:“这么一说,我倒也想凑一凑这头柱香的热闹,大师能给行个方便?“

    明空和尚就露出更为难的神sè,别人开口,他都能拒绝,但曾毅开口,就实在难拒绝了,自己的老底曾毅全都清楚,只是曾毅没人对外人提起罢了,再者,如果没有曾毅的“点化”,自己也没有今ri的成就和地位啊。

    犹豫良久,明空和尚道:“曾施主是于百姓有莫大功德的人,平时又很难回来南江一趟,如果不行这个方便的话,未免不近人情,也不是我佛所愿。如此就请曾施主于下月初一子时,到寒寺光临一趟吧,贫僧就斗胆做主,为曾施主破一次例。”

    众人齐齐愕然,等反应过来,不禁你看我、我看你,心道还能这么办,亏这和尚能想得出来啊,竟然让曾毅半夜子时去寺里烧香,这头柱香果真是货真价实,只是可怜了那位王老居士。

    左老板一脸的苦笑,自己提出,这老和尚只给安排了下下月的十五,而曾毅提出,立马就是下月初一,这待遇差别未免也太大了吧,枉自己平时还给灵觉寺捐了那么多香火钱呢。

    不过,这也是好事,曾毅可以这么变通,等饭局结束,自己私下去找老和尚商量,或许也能如此变通。

    曾毅佯作一番思考,道:“想想还是算了,不能因我而毁了大师多年的修为,这个例不能破。”

    “阿弥陀佛!”明空老和尚松了一大口气,连连道:“善哉,善哉!”

    左老板倒是记在了心里,心道回头自己一定要找明空和尚去变通一番。

    只是坐在那里稍微一思索,左老板就看向了曾毅,曾毅今天突然来了这么一通,不会是平白无故吧,想了想,左老板有点明白了,曾毅这何尝不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太注重于那种形式上的东西,行善是缘心不缘迹的。

    不过有了这个插曲,饭桌上的气氛倒是热闹了很多,明空和尚突然加入,让大家都不好随意讲话,结果让曾毅一搞,明空就不好再端着那个宝相庄严的大师样了,开口说话也恢复了正常,不再故作高深了,这让大家开口讲话也随意了很多。

    饭局之后,大家各自散去,曾毅则和包起帆一起住进了清江大饭店,这次小吴山的合作签约仪式,以及养老产业研讨会,会场都定在了顾宪坤的清江大饭店,这也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一种,以前曾毅在的时候,有什么大型的会议,也会优先考虑清江大饭店。

( 首席御医 http://www.wxzhe.com/6/6487/ ) 移动版阅读m.wxzhe.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首席御医》,方便以后阅读首席御医第七一三章 香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御医第七一三章 香火并对首席御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