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御医

第七三九章 负“荆”请罪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银河九天 本章:第七三九章 负“荆”请罪

    首席御医,第七三九章 负“荆”请罪

    方明县县政斧大楼位于县城的最中心位置,是一栋九层高的大楼,楼前有宽阔的停车场,最外围用栏杆框起来,面积很大不小。爱殢殩獍.

    临近中午的时候,方明县政斧大楼前传来巨大的轰鸣声,本来坐在传达室里打盹的门卫都有些坐不住了,站起身往大路上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只见二十多辆大卡车排着长龙朝这边驶了过来,最前面是一辆破旧的桑塔纳在引导开路。

    门卫还有些纳闷,心道这是哪家工地的大卡车,怎么跑到县中心的大街上来了,还浩浩荡荡的。

    还没想明白呢,桑塔纳已经到了眼前,车的前轮稳稳压在了县政斧大门的滑动门轨道上。

    “你找谁,这里不能停车!赶紧走!”门卫立时高声呵斥,过来准备驱赶这辆桑塔纳。

    五十来岁的司机推门下车,气势同样不逊于门卫,喝道:“你们高县长在不在!快到里面去通知,市农委的曾毅主任来了。”

    门卫一愣,大概没想到这破桑塔纳还是上级部门的车辆,当时口气就有些低了,道:“你们找高县长什么事……”

    “这是你能问的吗!”司机老张冷冷瞥了对方一眼,道:“赶紧去通知,要是耽误了市领导的大事,你一个小门卫可担待不起!”

    说着话的工夫,二十多辆大卡车齐齐靠边停在了县政斧大楼前的马路边,有人从车上下来,拉开车厢护栏准备往下搬东西。

    门卫再没有眼色,也知道这是来者不善,这架势哪里是找高县长商量事情的,分明是武力炫耀嘛,门卫不敢耽搁,立刻钻回传达室,就把电话打到了办公室。

    司机老张也不理会对方,站在车门边眼观鼻、鼻观心,一幅气定神闲的模样。

    马路边上,已经有人指挥着从车上搬下一垛一垛的秸秆,然后整整齐齐地堆放在县政斧大院的护栏外,这些秸秆都是经过压缩打捆的,一垛足有百多斤,扔在地上的时候,都发出沉重的闷声。

    门卫在传达室看得是心惊肉跳,心道这是干什么啊,难道准备用草垛子把县政斧围起来吗?

    足足过了有十多分钟,方明县政斧大楼里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小快步跑了出来,跑到桑塔纳车边站定身子喘了口气,随即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客客气气地道:“市农委的曾主任在哪里?我是方明县政斧办公室的主任苟志宏。”

    司机老张又瞥眼看了苟志宏一眼,道:“苟主任的速度很快嘛!”

    苟志宏的脸立刻就涨红了,从楼上到门口,这短短几步路,自己就用了十多分钟,这速度确实是有点“快”了!不过,苟志宏涨红了脸却不是因为司机老张的这句嘲讽,而是老张的那个称号:苟主任狗主任,这实在太难听了。官场上哪有这么称呼人的,至少得叫一声志宏主任吧,这分明就是在故意恶心自己啊!

    好在苟志宏的尴尬没有停留几秒,曾毅此时放下车窗露出脸,道:“志宏同志,你们高县长呢?”

    苟志宏心道还是人家市领导有气度啊,再生气,也不会在称呼上让人尴尬,他赶紧贴过去,弯下身子凑到车窗前,道:“曾主任您好,欢迎您莅临方明县指导工作。我们高县长不在家,今天省里有位领导下来视察,高县长领着大家去陪同省领导视察了。”

    苟志宏倒是一推二五六,不但高县长不在,就是县里的其他领导也不在,他们都去陪省里来的领导去视察了,你曾毅就算有意见,但总不能因此就怪罪方明县的人吧,有意见找省领导去。

    曾毅一听就知道苟志宏是在撒谎,如果县长外出,苟志宏这位大管家怎么可能会不跟着去呢。说不定方明县的县长副县长们,此时就在楼上呢,只是他们谁都不愿意下来,所以派了苟志宏下来。

    “没关系!”曾毅来之前早就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当下推开车门下来,两手往身后一艹,道:“我可以等!”

    “这……这怎么使得呢!”苟志宏头都大了,县领导给自己的命令可是尽可能把曾毅打发走,苟志宏就陪着笑,道:“曾主任是市领导,怎么能让您来等呢,高县长要是知道了,肯定要骂我不懂礼数了。要不这样,等高县长回来之后,亲自到农委去向曾主任汇报工作?”

    “我们农委是个清闲衙门,可不比高县长的曰理万机啊,还是我在这里等吧!”曾毅冷冷说到,这个苟志宏真是被猪油蒙了心肝,竟然敢在自己面前如此扯谎到底,还对自己下了“逐客令”。

    苟志宏就知道自己是把曾毅给得罪,当下赶紧解释道:“曾主任,我不是那个意思……”

    曾毅一摆手,道:“志宏同志要是有别的事情,就先去忙吧!”说完,曾毅也不理苟志宏,站在那里颇有兴致地看着工人从车上卸秸秆。

    苟志宏彻底没了主意,曾毅要是铁了心要待在这里,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人家可是市领导,他不走,谁敢硬赶啊!

    “曾主任,要不您到楼上去坐,我给您沏杯茶……”苟志宏只好使出调虎离山计,既然赶不走曾毅,那就先把曾毅请到楼上去,这样自己也好处理外面这些卸货的工人,这些工人一声不吭只管卸货,这架势让苟志宏眼皮子直跳,总觉得没什么好事。

    “高县长不在,里面外面又有什么区别!”曾毅很是不悦,道:“我就在这里!”

    苟志宏是真没办法了,只好让门卫赶紧搬出一张椅子,顺便再撑起一把大的遮阳伞,总不能就让曾毅这么站着吧。

    曾毅倒也没客气,往椅子上一坐,把身子藏在遮阳伞的阴凉下,顺便还翘起了二郎腿,神情很是悠哉,丝毫没有吃了闭门羹的懊恼之色。

    苟志宏站在一旁,感觉脚下有千万只蚂蚁在爬,让自己很是心焦,看那边工人秸秆越卸越多,堆起来的秸秆已经快超过了县政斧大院围栏的高度,苟志宏再也安奈不住了,道:“曾主任,是不是让工人们先停一停,这实在是有些影响县里的正常办公啊!”

    “哦?”曾毅不冷不淡地哼了一句,侧脸对旁边的老张吩咐道:“你去催催,让大家加快速度,免得影响了方明县的正常办公!”

    老张一听,就快步走过去,道:“大家都辛苦了,请加把劲,方明县的同志对我们的速度可是有点不满意啊!”

    苟志宏一口闷血差点涌出来,自己的意思,是想让曾毅别让工人往下卸秸秆了,这样会影响到方明县的办公秩序,谁知曾毅故意装傻,反而让工人加快速度,卸完了,就不会影响你的办公秩序了!

    “曾主任,真不能让他们卸了!”苟志宏硬起头皮,道:“您要是有什么吩咐,就尽管对我说。”

    “吩咐可不敢当啊!”曾毅大手一挥,道:“我今天来,其实是负荆请罪,专程来向方明县的同志来赔礼道歉的。”

    “这……这使不得……真使不得……”苟志宏吓得连连摆手,道:“要是我们方明县有什么地方让曾主任不满意,您尽管批评就是了,我们一定改!”

    “你们做得很好,非常好!”曾毅坐在那里晃了晃二郎腿,道:“要改的是我们市农委,以及法律观念淡薄的有关企业嘛!”

    天气不热,可苟志宏已经是满头大汗,他感觉自己都快哭出来了,这曾毅虽然句句客气斯文,可比谁都难对付啊,简直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这是打定主意要让方明县难堪啊!

    “苟主任,你不要多想,曾主任没有别的意思,今天过来,就是诚恳地来向方明县同志道歉的!”旁边老张来了一句,让苟志宏想得更多了,这哪是道歉的架势啊,分明是示威嘛。

    曾毅此时点点头,道:“没错!”

    老张得到曾毅的肯定,就接着说道:“得知方明县扣押了运送秸秆的车辆司机了,曾主任非常生气,第一时间评了运送秸秆的企业,并且对他们做出两项处罚规定:第一,立刻撤销位于方明县境内的秸秆收购点,等整改结束,得到方明县的准许之后,才能再次设立收购点;第二,已经收购的秸秆不得进行非法运输,要全部交于方明县处理。”

    苟志宏瞪大了眼,这司机倒是没说谎,曾主任确实是非常生气,不过不是生收购秸秆企业的气,而是生方明县的气。

    撤了方明县的收购点,这分明就是反将方明县一军,方明县焚烧秸秆的情况也是非常严重,现在收购点一撤,可以想象今后方明县又要疲于应付那“四处点火,狼烟四起”的情况了;只是苟志宏不明白曾毅把收购上来秸秆交给方明县的意思,这似乎又不像是生方明县的气啊,毕竟那些秸秆可是花了真金白银收上来的。

    苟志宏还没想明白,那边工人已经把秸秆全部卸完,有人过来向曾毅打了个招呼,就领着车队又浩浩荡荡地离开了。苟志宏傻眼了,还真把这些秸秆丢给方明县处理了?

    此时曾毅拍拍裤腿站了起来,表情很是遗憾,道:“本来是想把这些秸秆交给高县长处理的,可惜高县长不在,那我做个主吧,不如就把这些秸秆集中焚毁!一来狠狠惩戒不能遵纪守法的企业,二来也显示农委和方明县的执法决心。”

    苟志宏一听,差点没跳起来,望着眼前那长长的一溜秸秆,他的心都快跳了出来,这哪是集中焚烧秸秆,分明就是火烧方明县啊!

    曾毅侧脸看着苟志宏,道:“志宏同志吸烟不?”

    苟志宏身躯一颤,赶紧把那烟熏得蜡黄的右手往身后藏了藏,乖乖,这曾毅不会是向自己借火吧,他忙道:“您看我这脑子,竟然把烟给落在办公室了,曾主任请稍等,我这就去拿!”

    说完,苟志宏拔腿就往县政斧大楼跑去,高县长啊高县长,您再不露面,方明县可要出震惊全国的大事了!

    (未完待续)

( 首席御医 http://www.wxzhe.com/6/6487/ ) 移动版阅读m.wxzhe.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首席御医》,方便以后阅读首席御医第七三九章 负“荆”请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御医第七三九章 负“荆”请罪并对首席御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