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御医

第九二三章 临时会议

类别:乡村小说 作者:银河九天 本章:第九二三章 临时会议

    “我马上过去!”

    曾毅道了一声,不用猜,曾毅也知道张卫正找自己是什么事情,肯定是要谈昨天自己召开协调会的事。

    果然,曾毅刚刚走进张卫正的办公室,张卫正就拍着桌子喝道:“你是怎么搞的!是哪个批准你开协调会的,你要协调什么事情啊!”

    秘书吓了一跳,这段时间自己老板对曾毅可是十分亲近的,有好几次曾毅过来商量事情,完了自己老板都亲自送曾毅到办公室门口,可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一见面就发了这么大的火。

    连水都没敢倒,秘书就急忙合门退了出去,他不想听见自己不该听的事情。

    张卫正发完火,就两手交叉胸前,靠在椅背里阴沉着脸,他现在很生气,自己已经把本来要开的常务会议给延期了,放着市里的许多大事不进行决断,自己的目的无非是要给曾毅一段时间,让他赶紧把简达的事情、以及环评报告的事情想办法搞定。

    可曾毅太让自己失望了,他竟然完全没有领会自己的用意,不想着去解决正事,反而是唯恐天下不乱,搞出了一个什么协调会,这不是嫌跟市里其他领导的矛盾还不够深嘛。

    一想到这个,张卫正的胸膛就剧烈起伏,曾毅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自从市里创卫开始,曾毅大概是仗着和爱卫办的良好关系,这才翘起了尾巴,觉得中化市的创卫离了他曾毅就玩不转了。

    太不像话了!

    张卫正长长出了一口气,他是刚刚得知这件事的,告诉他的,正是常务副市长吴翰林,按照吴翰林的说法。有些人仗着有市领导支持,已经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

    曾毅没有着急解释,而是走上前去,提起水壶给张卫正的杯子里续了些水。然后把杯子放在张卫正的面前。道:“张市长,你先消消气!”

    张卫正哪有心情喝水。他再次痛心疾首地拍着桌子,道:“搞好团结的重要性,你到底知不知道?现在的这个样子,后面的创卫工作还要怎么继续?项目被卡。为什么不向我汇报?”

    一连三个问题,张卫正讲得是恨铁不成钢,以前他觉得曾毅最让人放心,谁知在这次的事情上,曾毅的表现却让自己失望至极,为了解决和古浪集团的私人恩怨,曾毅的眼里已经完全没有大局观了。其政治智慧也低到了下限。

    曾毅没有回答张卫正的问题,他站在那里沉默片刻,道:“张市长,简达的事情很快就能解决!”

    “什么时候能够解决?怎样解决?”张卫正的手指狠狠戳着桌子。显然是不相信曾毅这句话,他已经上过一次当了。

    曾毅道:“眼下这个局面,是有人故意推动制造出来的,即便没有昨天的协调会,对方也会推动事情朝这个方面发展的。”

    张卫正还想再发作,不过细细一想曾毅的话,他的眉头就沉了下去,张卫正的眼光自然非比寻常,眼下这个局面到底是怎么造成的,他看得很清楚,如果对方的目的是让曾毅四面树敌,那么就算曾毅没有动作,对方也会制造一些事情让曾毅陷入绝境,从这个角度讲,曾毅讲的没有错,有没有昨天的协调会,结局最终都是一样的。

    曾毅看得很明白,却要召开那个协调会,难道曾毅这是在将计就计吗?

    张卫正的脸色这才好看一点,伸手抽出一支烟点着,随后闷闷地问道:“你有多大的把握?”

    曾毅知道张卫正问的是自己的上一句话,是指尽快解决简达的事情自己到底有多大的把握,曾毅便道:“只差有人自己跳出来了,捉贼要见赃,捉奸要捉双!”

    张卫正不太明白曾毅要捉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看曾毅说得如此肯定,他相信曾毅肯定是有把握的,只有如此,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曾毅啊,否则真是要让自己失望到底了。

    “要快!”张卫正吸了一大口,他自己也没有料到,一个简达竟然把中化市搅得是鸡犬不宁,道:“有什么需要我配合支持的?”

    曾毅便笑道:“张市长继续批评我,就是对我的最大支持了!”

    张卫正一滞,随即神色舒缓,心道曾毅果然还是那个曾毅啊,这句话说得就没那么简单,自己继续批评,让大家都以为曾毅已经到了众叛亲离、山穷水尽的地步,这是在帮助曾毅将计就计;而另外一个意思呢,是曾毅在感谢自己的批评,正因为对曾毅寄予厚望,自己才恨铁不成钢,把曾毅叫来进行批评,曾毅心里明白这一点,所以才讲批评是对他最大的支持。

    想到这里,张卫正抬起手点了点,示意曾毅坐下讲话。

    “其它的都好说,但有件事情,却十分棘手啊!”张卫正把烟蒂掐灭,然后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两份公函,往桌上一摊,道:“你看看吧!”

    曾毅接过那两份公函,拿起来一看,发现是省外事办和省外商投资企业协会发来的公函,称简达的撤资,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其它外商投资企业的情绪,要求中化市对此必须拿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市里的不团结,张卫正还可以解决,但这两个极其特殊部门的施压,却让张卫正无法化解,在这个以gdp论英雄的大环境下,外商投资就显得极为重要,出了差错,很可能就是省领导直接干预。

    曾毅放下那两封公函,道:“我不会让张市长因此而为难的!”

    张卫正看曾毅底气十足,当时放心不少,看来曾毅确实有足够的把握解决简达的事情,其中也包括解决这两个特殊部门的施压。

    “昨天那个协调会,到底是个什么结果?”张卫正问到,简达这边的事情告一段落,张卫正就关心起了项目被卡的事情来,自己三令五申要特事特办的项目。现在却卡在规划这一块,要说张卫正不生气,那绝对是假的。

    “其实也没多大的问题!”曾毅先道了一句,然后就开始向张卫正介绍情况。其实规划早就出来了。正好碰上简达这事,吴翰林便借题发挥。决定拖上一拖,要给曾毅一点难堪,但再论证一番也没有什么错,曾毅同样也是在借题发挥罢了。

    两人聊了才一会。就听到大楼外面闹哄哄的,似乎还有人在喊口号。

    张卫正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听动静,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我去看看!”曾毅就站起身往窗户走去,隔着窗户往下一看,曾毅道:“有人把市政府大门给堵了!”

    张卫正心里大怒,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回了。不管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大家就都去堵政府的大门,这似乎已经成了国内很多人解决问题、传达诉求的一种常见手段了,这几乎成了国内的一大特色。

    真是岂有此理!

    张卫正恨恨地磕了一下茶杯。我张卫正又没招你们惹你们,更没欠你们,你们堵在这里让我丢人是怎么回事!

    还没来得及说话,办公室的门就被敲了几下,覃金党快步走了进来,道:“市长,下面大门口来了一群人!”

    张卫正“唔”了一声,自己的眼睛没瞎,耳朵也没聋。

    覃金党道:“我刚才去下面看了一眼,这些人好像是简达精密制造公司的供应商,因为简达撤资,他们的货款没有拿到,就商量着一起到这里来了。”

    张卫正更加生气,这个简达,真是要把中化市折腾散架才肯罢休吗!

    覃金党看张卫正没有开口,就先看向曾毅,意思是让曾毅赶紧调人过来,免得下面的人情绪失控,再发生个什么冲击事件,那可就要出大篓子了。

    曾毅没有任何迟疑,掏出电话走到一边,低声吩咐汪宏毅,让他立刻派人过来维持秩序,但不要有什么过激举动,免得刺激到那些供应商。

    “吴翰林同志在不在?”张卫正问了一句。

    覃金党点点头,道:“没看到吴副市长出去!”

    “你现在去找吴副市长,让他出面去安抚那些供应商!”张卫正吩咐了一句,简达是吴翰林引到中化来的,现在简达撤资走了却没有付供应商的货款,那就应该由吴翰林去解决。

    覃金党一点头,转身就朝外走,他怕自己稍微一迟疑,吴翰林那边就要躲起来,这种事又不是给脸上增光添彩的,大家自然是唯恐躲之不及。

    刚出门,就看到吴翰林端着茶杯匆匆往电梯口去。

    覃金党心里着急,喊了一声:“吴市长!”,先把吴翰林叫住,然后就小跑着追了上去。

    吴翰林直道倒霉,自己紧走慢走,最后还是被覃金党给堵住了,今天的事自己怕是躲不过去了,他站定脚步,看着覃金党道:“覃主任,我有个会要去主持,你有事就长话短说吧!”

    覃金党也不拐弯抹角,道:“吴市长,大门口来了一群人,说是简达的供应商,现在简达撤资走了,他们没有拿到货款,就到这里来反映情况了。咱们市里能跟简达联系上的,也就是吴市长了,您看……”

    吴翰林一皱眉,很不悦地道:“简达撤资,又不是被我吴某人赶走的!”吴翰林的意思,是冤有头债有主,谁把简达赶走的,你叫谁来负责嘛!

    覃金党面色讪讪,简达不是你吴翰林赶走的,但肯定也不是我覃金党赶走的,你冲我发脾气干什么,他挤出笑容,道:“现在门口被堵着,如果不把这些人安抚下来,吴市长也无法前去主持会议,这么下去不是个事!”

    吴翰林只能认倒霉了,真让这些人闹下去,把事情闹大了,自己也肯定脱不了责任,因为简达是他引来的企业,现在惹下麻烦,吴翰林肯定要负一定责任。

    “你先去把这些人稳住,我马上下去处理!”吴翰林拿定了主意,但也不肯让覃金党轻松,要不是覃金党,自己现在早就脱身走人了。

    覃金党没有办法,只得答应下来。道:“大主意还得吴市长来定,我只能尽力稳住他们!”覃金党先把立场交代清楚,自己只负责稳住人群,其它事不管。免得自己这一下去。就成了自己的事。

    吴翰林不悦地点头,然后端着茶杯又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他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下去,否则就变成了跟人空磨嘴皮子,他得先了解清楚情况,最好是把简达或者skm的人叫来一起处理。

    曾毅站在张卫正的办公室看了一会。覃金党下去跟那些供货商一番交涉,最后供货商推选出几名代表,跟着覃金党进了政府大楼,随后skm也派来一名代表,汇同吴翰林一起去跟供货商代表商谈解决问题的办法。

    门外的供货商也没有再闹,但围在政府门口不愿意散去,他们这是在声援里面的代表。市局派来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员。就站在距离这些人不远的地方,也不上前干涉,只是远远盯着这些人的举动。

    看看差不多,曾毅就向张卫正告辞。道:“张市长,没有别的事,那我就先走了。”说着,曾毅指了指窗户,示意自己要去安排部署一些事情。

    张卫正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等曾毅拉开门要走的时候,张卫正的脸却变得极其严肃,这就算是“支持”曾毅了。

    秘书往里看了一眼,心道张市长这次看来十分生气,好像并没有原谅曾局长,反而更生气了。

    曾毅下楼之后没有做任何停留,直接驱车离开,然后回了市局。

    下午的时候,曾毅再次接到市府办的电话,让他立刻前往市政府,参加一次临时会议。

    回到市政府门前,曾毅发现简达的那些供货商已经不在了,市府门口又恢复了往日的一派严肃气象,看来那些供货商已经被吴翰林成功给劝走了。

    今天的临时会议,就安排在跟市长们同一楼层的小会议室里,曾毅刚从电梯出来,就看到了端着茶杯刚刚迈出办公室的杨明新。

    杨明新看到曾毅,明显滞了一下,随后露出笑容,也没有说话,他朝曾毅招了招手,示意曾毅过来讲话,然后又重新返回了办公室。

    曾毅知道杨明新见到自己为何要滞那么一下,因为环评报告的事情,杨明新对自己已经是满腹牢骚,只是碍于党校同学的这个情分,杨明新没有发作罢了,所以见面就有些不自然。不过,看杨明新表情神神秘秘,曾毅就跟了过去。

    进了办公室,杨明新合上门,然后拉曾毅坐到沙发上,道:“曾老弟,今天这个临时会议,你知道是什么主题吗?”

    曾毅一摇头,道:“只通知我来参会,没说原因!”

    杨明新叹了口气,道:“还是因为简达精密制造公司的事。简达撤资走了,但还欠了供货商八千多万的货款没结,供货商联系不到简达,新接手的skm又不清楚这事,供应商一看钱可能要打水漂,就把政府大门给堵了,要求政府出面解决。”

    “skm收购简达精密制造公司,难道不弄清楚简达的债务情况吗?”曾毅淡淡问道。

    “现在这个事说不清楚了,skm一口咬定简达没有向他们说明这件事,所以这个货款他们不能出,而简达已经撤资,一时半会又联系不到!”杨明新摊开手,道:“今天的临时会议,便是商量如何解决这件事!”

    曾毅点点头,道:“八千万,可不是个小数目啊!”

    杨明新附和地点头,道:“谁说不是呢!”

    曾毅突然问道:“那杨班长是什么态度?”

    杨明新一愣,被曾毅这个问题打了个措手不及,片刻之后,他才露出个苦笑,道:“这事张市长和吴副市长拿主意,我能有什么态度!”

    曾毅淡淡一笑,心道这位杨班长永远都是如此,好处总想多占几分,麻烦却半点不肯沾,就像只泥鳅一样,滑不留手。

    “谢谢杨班长提醒,不然上了会我还稀里糊涂呢!”曾毅说到。

    “谢什么!”杨明新一摆手,道:“上了会你看我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千万别逞强!”

    向曾毅介绍了临时会议的主题,杨明新却不着急去会议室了,而是坐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眼看时间就到了通知的时间,杨明新还是纹丝不动。

    曾毅就明白杨明新的意思了,站起来道:“杨班长,那我就先走一步,等会见!”

    “会场见!”杨明新很痛快地道了一句,也站起身来,道:“我也准备一下。”

    曾毅走进会场,发现很多人已经到了,特别是高新区的领导,今天到了好几位。

    高新区的领导面容不佳,看见曾毅进来也没有起身问候,只是注视曾毅然后微微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曾毅也不介意,他早就习惯开会这个样子了,找到自己的座位,曾毅就坐了下去,顺手从包里掏出会议要用的本子和笔。

    刚刚坐定,杨明新就进来了,往日总喜欢在会前讲几句玩笑话的杨明新,今天竟是一反常态,面容严肃地直奔自己的座位,等坐下之后,就目不斜视地看着手里的茶杯,仿佛那茶杯是一件极其珍贵的瓷器,就连曾毅投过来的打招呼的目光,杨明新也似乎没有看见。

    ps:推荐酒煮核弹头大人的科幻巨著--《至高悬赏》,书号3129555,欢迎各位书友猛戳。

( 首席御医 http://www.wxzhe.com/6/6487/ ) 移动版阅读m.wxzhe.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首席御医》,方便以后阅读首席御医第九二三章 临时会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御医第九二三章 临时会议并对首席御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